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有谋,怼上腹黑王爷》嫡女嫁给腹黑王爷 耽美狼 嫡女有谋,怼上腹黑王爷健气受

更新时间:2020-01-08 08:04:55

《嫡女有谋,怼上腹黑王爷》嫡女嫁给腹黑王爷 耽美狼 嫡女有谋,怼上腹黑王爷健气受 已完结

《嫡女有谋,怼上腹黑王爷》

来源:作者:小生梅森分类:架空主角:满襄,管本王

《嫡女有谋,怼上腹黑王爷》作者:小生梅森,架空类型小说,主角:满襄,管本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安定沽云跟在茉珠后面已经很多天了。不是陪着,不是领着,就是跟着,就是一条狗跟在主人后面的那种跟着,也像是暗恋的少女跟在心仪的对象...展开

《嫡女有谋,怼上腹黑王爷》免费试读

安定沽云跟在茉珠后面已经很多天了。不是陪着,不是领着,就是跟着,就是一条狗跟在主人后面的那种跟着,也像是暗恋的少女跟在心仪的对象的那种跟着。

他只要有时间,就迫切地希望自己的视线里有那一个娇小的身影,原因不言而明。他跟着她去绢纺,去膳房,去药房,在药房的门外翻滚搅拌自己的肠胃即使他知道她只是为她的猫儿配一些胃药。辛勤也不管了,事务也不管了,他现在面对的危机就是他人生中除去他小时候不愿意再记起来的那个之后最深远的危机。

他也知道这样跟着不会有什么作用,可他能够做些什么?直接问她?修炼把脉技能?还是真正等到几个月后看见那盛着新生儿的腰身?不,不可能。他否认,之后他又否认自己否认的事实,因为他觉得这样不是一个男人,且是孩子名正言顺的父亲应该干的事情。

他也不知道一个妻子怀孕的丈夫应该做什么啊!他只有跟着,边跟边想对策,让他们房里的人都觉得倍感欣慰。

茉珠感到的是深深的恐惧。因为安定沽云在她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进行过这么粗糙的跟踪活动。

这种恐惧是一种幸福的炸弹,在她的心里,随着她的心跳倒计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爆炸开来:

这个时间应该是她鼓起勇气问他为什么一直跟着她的时候,而茉珠相信这个鼓起勇气的人永远都不会是她。她现在能够做的,不过是拼命地演示她已经发现了他的事实,一边全心全意地为他忙着,一边无法掩饰地胡思乱想。可能是她觉得,如果她解开了这件事情的真相,他就会像之前一样,不再在意她,让她还是她一个人。这是她恐惧的根源,也是她幸福的边缘。但是她是情愿问他发生了什么,结束这场痛苦的跟踪的。而她却一定要等他给她机会。

终于,安定沽云没有什么悬念地在耐心上输给了茉珠,在她一日在窗前,为他那件招牌蒹葭纹撒茉莉长袍补缀一个缺口的时候,他轻轻地推门进来,在她来不及站起来问他安的时候,就静静地坐在桌子的另一边:

“继续。”

“……是。”

安定沽云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的女人给他补衣服。刚刚进入王府的时候,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在遇到自己真正心爱的女人之前要先纳一个小妾。在这一段时间,他系统地学习了家庭方面的知识,终于知道了妻和妾的区别,但是就是因为这样不理解起来。

一个人能够同时爱两个人吗?或许还是像是这几天他看见的,妻是真正心爱的人,妾不过是一个用具?他这一段时间,什么都不顾,全身心扑在学习和处理上,而能够在一点点时间里吃上饭,睡好觉,不过是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女人一手操办的。

如果真的是陌生的女人,他心里感觉到的,一定是感激。但是,想到她是他的女人,他却连一句感谢的话都说不出来。取而代之的是心里一种难言的奇怪的感觉,而在这几天里,茉珠在他的视线里出现的极其频繁的这几天里,这种感觉就好像得到了自己的一块土地,生长地极其疯狂迅速。

她像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但是不像是一位王妃。她对待谁都和颜悦色,这不是她这几天刻意掩饰的,而是她对待人的信条。她张罗王府上下内务,哪里缺了手就能够恰如其分地补充到哪里,是整个王府的和谐的核心,但是也不给人以核心的感觉。

她早早习得王府的身份,现在已经从这个位置上渐渐退出,好给辛勤的到来留下十足的空间。如果真的评价茉珠,安定沽云不遗余力,他能说,任何男人若是得到了茉珠,那么他一定会幸福。

这个时候,他静悄悄地把自己排除在“任何男人”之外。

他说不清楚。

不过,就算是他再怎么混蛋,再怎么与茉珠拉开距离,亲密的恶果已经结出。他这几天的行为,包括他现在的行为,不过是对茉珠的一个补偿,其实更大程度上是对自己心理的一个补偿。他看着茉珠那么熟练地打理他的衣服,垂下的眉眼里是专注带来的美丽,终于凭着这一阵心动说了:

“最近身体怎么样?”

“托您的福,没有什么差错。”

“这一段时间王府内外都忙,真是辛苦你了。”

“您说笑了,这是茉珠的本分。”

茉珠平常地答应着,这是她心里始终克制着才换来的结果。她明明白白觉察到她的激动能够破坏所有的气氛,而一切都会因此而改变。她接过话头,还是平稳地,说着谁都会说的话儿:

“王爷的事情,处理的还算顺当罢。”

“不过是一些土地和士兵的问题,再有就是粮食——一个个张着口袋管本王要凉水,要了钱养了他们的士兵再来偷换本王的土地,大抵如此。”

安定沽云笑了,把这两天学到的笑话说给茉珠听,看她温婉地笑了。

“那王爷是打算怎么处置呢?”

“哎,怎么能够不给钱呢,做老大哥的。但是我要了他们的军队——他们认为他们的民族情结血浓于水,在安定的军队里不过是做内应——替换一部分前线的士兵。到了前线,面对的敌人是真正的在我们土地上肆虐屠杀的外族人,加之路途遥远,远离了安定城,就算拥有极忠实的眼线,看到的东西也不是他想要的。”

“那王爷八月以后的事情,看起来也安排好了。”

“必须得平——不过向天祈祷我能够顺顺利利活下来罢。”

他这边笑着,从茉珠的茶壶里寻茶喝,却看见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在那女子的手背上:

“好端端的,怎么了?”

“……没什么,王爷,没什么。”

茉珠慌忙地揩去眼泪,却禁不住它一直的流淌,看的安定沽云心里如同乱麻生长。自白山下来,他就知道他根本受不了女人哭。他伸手过去抓她的手,真的是两只冰凉颤抖的手,遇见他的便紧紧抓住,好像只要她松开了,他安定沽云马上就要遇见危险,而再也无法回来一样。

“……你是在,为我担心吗?”

安定沽云这句话问的没有理由。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满襄白现在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催逼着他,要把他重新活过来的人生里最最致命而最最尖锐的问题搞个明白。

“即使……即使我根本不记得你,即使我现在待你如同陌生人,你还要为我担心吗?——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是因为恐惧无依无靠或者因为你现在的身份,那么大可不必,我既然是这里的王,就没必要在你能够不受苦的时候逼你受苦——”

“王爷,您现在就在逼我啊。”

茉珠蓦然抬头,给安定沽云看一双包含着委屈和愤怒的美丽泪眼,强止住抽噎,说了这么一句话。在哭泣这个方面,她显然没有那么多演技,但是饱含着情感,这让她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只是不断抽噎,在哭泣和哭泣结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不能够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丢了安定沽云的手,双手捂住脸,整个人猛烈地颤抖起来,瘦弱的肩胛骨在柔软的布料里随着她沉默的呼吸一上一下。安定沽云忍不住内心的愧疚,到她面前,拥着她,让她有一个可以抓住的,她最想抓住的人。两个人一同慢慢跪在地上,过了许久,抽噎平息。他附在她耳上说:

“对不起。”

她摇头,咬着嘴唇推开安定沽云,自己站起来,整理好衣服头发,伸手把安定沽云扶起来:

“是茉珠失礼了。”

“——不要放在心上……我忘记了很多事情……你是知道,你了解从前的我,可也许不了解现在的我……我现在还不会怎么把这些无情的话说地再漂亮一些,但是能够向你保证的,是我说这番话,对你的——”

“王爷,您能听我说吗?”

“……请讲。”

茉珠最后一次揩了眼角,眼睛再睁开,里面的情感是无可奈何。她说:

“王爷,我深爱着您,为您做什么都是我愿意的。您若是愧疚,那大可不必——您不是属于茉珠一个人的,或许根本不熟属于茉珠的。能在这样的距离里跟您相处,伺候您,茉珠心里就满足了。”

这个时候,安定沽云就真的想要杀死那个第一个把话直接说出来的人——原来不加修饰的话杀伤力是如此之大他现在挨这么一招十分狼狈。

他说什么?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在他说些什么之前是不是还要先换一个表情至少算是对这样一个表态的反应?但是他换成什么表情才算是恰当到位的呢?不好他还没有系统地进行安定沽云的表情学习这么重要的训练满襄白给他放到那么后面的时间谁能受得了!这不是日常生活里面一直在用嘛!这么重要的事情早一点学习就有它自己的用场好不好!!

他现在!应该!把!自!己!的!左!手!放!在!哪!里!?他!又!应!该!怎!么!面!对!这!样!的!表!白!活!动!?啊为什么这么表白的人不是满襄白啊那么他就能干脆利落地照脸打过去了“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就算是满襄白也不能这样啊她会直接撂挑子不干的!况且她满襄白除了自己顾及过别人有过吗没有!

经过以上深思熟虑,安定沽云深吸一口气,把表情收一收,说:

“……别太累了……照顾着孩子。”

“孩子?什么孩子?”

茉珠的脸刷一下红了,这边安定沽云的脸也是刷一下红了。他突然发觉到什么,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指着茉珠的肚子问:

“好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