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宙行战纪》天行战纪 全文章节 宙行战纪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2-09 12:10:50

《宙行战纪》天行战纪 全文章节 宙行战纪立场倒换 连载中

《宙行战纪》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忘却的优分类:玄幻主角:福先生,孔定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宙行战纪》的小说,是作者忘却的优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大概在东南沿海一带,高大山脉连绵起伏,壮观不亚于大高原上的山系。他心无所想,随意所行,当他闻到一股极其淡薄的炊烟味,沉寂已久的心...展开

《宙行战纪》免费试读

大概在东南沿海一带,高大山脉连绵起伏,壮观不亚于大高原上的山系。他心无所想,随意所行,当他闻到一股极其淡薄的炊烟味,沉寂已久的心蓦然提起,顺风望去,前方苍苍绿绿之间,果然有白色烟雾在散开,这是他多么渴望的景象啊!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人烟,他的意识快,飞行也快,向烟气方向靠去。

半山坡上,一大片平整的山地,杂陈着一些大小房居,有石垒的,有用新旧砖石砌成的,大部分是毛竹结构的草棚,都非常简陋。

重华边看边沿小路而上,狗声吠起,有男子闻声出门,看到路口一陌生人,仅下半身系着草帘,虽然风尘仆仆,但是气度不凡,先是一怔,连忙上前问候。

双方语言不甚通顺,连讲带比划半日,才大致弄明白。男子热情的将他迎进门,让了座,倒上一石碗凉水,又比划一下,意思让重华稍坐片刻,便即出门。

重华四下打量,房屋屋顶很低,四面漏光,屋内布置也极其简陋,一床一灶,几件小家什而已。虽然如此,他心中极为温馨,仿佛是自己的家一般,细细体味。

不久,男子回来,请他去见族长,二人一前一后,走在小路上,男子非常健谈,介绍族长是福先生,又说他是贵客,他们多年不见有人来了!他说话既快且急,又是方言,但重华连听带看,便知其意,非常感谢,连声说是。

走不多久,男子用手一指,“前面就到了。”重华抬头望去,果见一处稍大规整的石屋,前面空地上,有个中年男子正埋头在一块大石上,聚精会神地忙着什么,一个半大男孩在身边观看,看到他们来,大喊起来:“孔叔叔来了。”那人听了,放下活计,拍了拍手,站起身来,携着男孩走上前来迎接,一脸期待。

同行男子道:“这就是族长。”重华一路不安,盖因自己只以草衣遮住下身,而途中所遇之人无不著衣蔽体,虽然说是衣裳,其实都是由树皮干草混杂着各种皮毛编成,却无不得体,面前的族长,更是整齐庄重,中等偏上身材,体格匀称,紫红脸膛,须发浓密,鼻直口方,双目威棱,极有神光,见他到来,爽朗大笑道:“贵客光临,辛苦了!”发声浑厚,中气十足。

族长之前已听那同行男子说了重华的言谈举止,便让妻子找了一套干净旧衣,自带重华到里屋换上。重华出来时,忍不住百感交集,自从再生,他第一次穿衣,第一次有了做人的感觉、第一次和亲人团聚的感觉。

族长家的房子大了很多,且是石垒的,有二间里屋,二人坐定,族长说上面还有老父亲,转山去了,妻子找好衣服,又带女儿外出劳作。

重华途中已想好,只讲自己家在远方,在迁居时亲人尽失,所以才出来找归宿。又把沿途看到的山川景象一一道来,族长太半闻所未闻,大为饮佩,在这洪荒世道,遍无人烟,孤身一人,数年在外,所行万里,几不可能,但亲眼看到他衣不蔽体,言辞古拙,自然毫不怀疑。只是惊诧于他虽然略带忧郁,但精神气色异常饱满,毫无疲态。

傍晚家人回来,拿几块干鱼烧了,饭是由菜叶、干笋、苞谷混在一块煮成的糊糊,重华亲见二个孩子围在灶台边上,一脸的兴奋,而福嫂不时警告他们二句,便心中猜测,这样的伙食恐怕也是有一顿没一顿呢,又是感动又是心酸。

族长又让女儿小慧去叫了白天给他带路的男子过来吃饭,重华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孔定。不少宗族中人都来看望问候,对重华固然稀奇客气,更多的却是对族长的尊敬,也有称呼他福先生的。

饭后,族长对孔定说:“孔队长,你找个地方让金先生先住下来。”孔定笑道:“就跟我住吧,我一个人。”重华也觉得孔定热情忠诚,当然没有意见。

孔定的家在村子尽头,简单的茅草房,重华已经知道,但他毫不见弃,看着孔定烧好水,拿石碗盛了,孔定让他坐了床沿,自己拉过小几坐下,那床也就是二头垒的石块,中间铺上排竹即成。二人边喝水边闲聊起来,重华又把白天对族长讲的话重讲了一遍,中间孔定问他答,只听得孔定连连咂舌赞叹,心神皆醉。

然后孔定也介绍了村落的情况,这个地方地势高,又多竹子,他们之前就称天竹山。他们住的地方只是一处,还有三处住在邻近山坡上,总有六七百号人,听族中老人言,一场大洪水把以前的一切全冲垮了,他们只好由低洼处搬到上面来的,因为水势太大,下面的地没了,上面的地种不了几个庄稼,山上的猎物也少多了,几乎打不着,日子过得很艰辛,族长常为族人日后的生计发愁呢。

“族长喜欢雕刻?”重华想起见面时族长手中的忙活问。

“是啊,他这方面可精通了!又没有人教过,全是自己喜好,没事便找块石头,回来比划后慢慢雕琢,刻什么像什么。族中也有几个年轻人,由他指点,专门制作家什器皿呢。”

话越扯越多,又不停的喝水,二人毫无困意,看看天色已亮,孔定要到自己的地里收拾,重华自然要求前往。地块是不大,虽然打理得精细,谅无多大收成,孔定很快忙完,见没事就领着他到处转转,小慧又找了过来,请重华和孔定去吃早饭。重华多年来已是饮食摄入甚少,约略意思即可,只推说途中不适,并无食欲,又见老族长在一旁,正好借口问候离座。

他和老族长说不上二句话,就听到身后孔定悄声问:“族长,昨夜怎样?”

“跑了,你们昨晚可睡好?”福先生朝重华那边瞧了一眼。

“一夜没睡,估计夜再长他也不会困,这不小慧叫我们过来了吗?”

福先生点点头,不再说话。接着又进来几个人,都和孔队长一样,双眼通红,一脸疲态,进来后先到老族长面前躬身,然后都围在福先生身边。

福先生朝父亲望了望,见他点头,才召集众人凑近说话,他先气恨道:“昨天孔队长有客人,我们虽然防备了一夜,但最后还是让妖物跑了。”

“可是我们没看到也没听到什么动静。”

“妖物很狡猾,估计昨夜是试探,但我们也没惊着它,可能今晚还得来,大伙仍按原来吩咐的去做。”

孔定接过话道:“好,我们先回去睡上一觉,下午起来,大家仍装着不知道,天一黑,就得看紧点,哪边有事,马上敲喊。”又道:“族长,你也得休息休息,除掉妖物还得靠你。”

福先生点点头,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这才起身。

重华早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开始以为他们商量的事与自己有关,不好相问,后来看他们自顾自的交谈,并未向这边看来一眼,就忍不住问老族长:“族中有事?”见老族长只笑不答,他便不好再问。

无时几个人都聚拢来和老族长告辞,也都与重华客气了二句,老族长让他们等等,又唤过福先生和孔定:“金先生不是外人,把事情也告诉他吧。”

孔定马上拉过一张条凳,请族长坐下,先和重华介绍起来:原来他们一个宗族为地少的原因,分散在四五个地方,连年收成不好,人丁本不兴旺,偏偏不知从哪里来了个妖物,一有婴儿产生,便乘隙偷走弄死,全族人又怕又恨,却又无计可施。最近东山支族一户人家快要生养,自己这边也正好有一家,时辰算下来都差不多,族长召集大家定计,把东山的媳妇接过来,和自己这边的媳妇住在一起,一来利于保护,二来想乘机除掉这个祸害。重华来这前几天,二个孩子刚生下,族中青壮年都暗中防备,昨晚妖物果然来了,可能觉察到危险,也可能是窥探来着,转悠一圈跑了,因它可能会再来,他们刚才计议今晚怎么守护来着。

孔定说完,福先生见重华不以为然的脸色,接着说:“有,肯定没错,那女魔像个圆球,我一没注意它就到了,像蝙蝠一样,贴在门外,我稍一犹豫,它就不见踪影。”

“你怎么知道它是个女魔?”

“我多次守候伏击过它,知道它每次得手后,都会狂笑着飞走,听着是女声。”

众人听他一说,虽然是白天,浑身也起了层鸡皮疙瘩,重华见了忙道:“不怕,它若真的厉害,就不会要乘着夜偷偷偷行动了。”大伙听了,觉得有理,一下子腰板挺直起来。

一个魁伟的中年汉子压低嗓音问:“族长,要不要我回去再叫些人手过来?”

福先生摇头道:“无畏兄弟,不用了,防止走动的人多了,引起妖物警觉。”

又一个瘦削的青年人道:“族长说得对,大家只要守住自己位置,尽量保持安静,等发现了妖物就都要勇猛扑上,让它慌乱了,我们才能逮着它。”

孔定笑道:“谢光说得对,大家都要注意隐藏,尤其是伏桀,不能先暴露了。”

他身边的一个高大壮阔的青年听了狠声狠气道:“最好让它撞在我手里,一把将它捏死!”

众人都一阵笑,孔定又提醒大家:“大家回去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先养好力气,天一黑就各就各位。”

“让我也参加吧。”重华在一旁听得热血沸腾,等他们都散去,就和福先生请求,见福先生有些迟疑,便解释道:“我是客人,但我年轻,有力气,再说我一路走了多少路多少时间,才到这里遇到有人,有个孩子,多么高兴,多么珍惜啊!我真的想和你们一起保护他们。”

“好!”福先生爽快的点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