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罪女嫡谋》罪臣嫡女冷王虐妃txt 在线阅读 罪女嫡谋T吧

更新时间:2020-02-09 16:08:09

《罪女嫡谋》罪臣嫡女冷王虐妃txt 在线阅读 罪女嫡谋T吧 连载中

《罪女嫡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醉青青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卫益周,益周

《罪女嫡谋》为醉青青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细柳还没起身呢,看到卫卿露面,便笑了一下,不领她这情:“花露还没采呢,不好进去,姑娘且等等,安排了活,总是要做到位才行。” 卫卿...展开

《罪女嫡谋》免费试读

细柳还没起身呢,看到卫卿露面,便笑了一下,不领她这情:“花露还没采呢,不好进去,姑娘且等等,安排了活,总是要做到位才行。”

卫卿被她这一软呛,便沉了脸,看着细柳在花园忙了半个多时辰,才拿着广口瓶抱着半开的花枝过来。

放下花枝煮茶,细柳虽然不及纤桐手艺,但这些事都会,点香也要用风炉,茶盏奉上,火都没熄,便又烤炙花瓣做脂。

卫卿甚觉欣慰,说身边的丫鬟:“你们都好好看看,我身边的人,即便放出去也是这么好。”

她这话一说,刚才在门外为难细柳的新荷脸色尤为难堪。

都是按着主子吩咐行事,怎么又怪到她头上了?新荷瞪向细柳,却听细柳说:“您脚上的伤好全了吧?也不枉我和纤桐被扔出去给您换来安稳。这香您是自己用还是别的?”

卫卿随口说:“我自己用。”

细柳便说:“那我就把这香调鲜些,姑娘可不要送人了,毕竟每个人习惯不同。”说着,又看新荷,“你叫新荷是吧?二小姐总是记不住这些琐事,你就当是帮我的忙,替小姐记着可好?”

新荷没想到她会和自己说话,感觉突然,一时没接上话。

卫卿也是来气:“细柳,你做的东西拿不出手就明说,找什么借口。”

“小姐啊,”细柳微微摇头,轻叹一声,“这种话可不能说了,闺房里的东西,必然是要每个人不同的,你要是随手赏给下人也不当什么,但若是以后有了手帕交闺中蜜,这些东西,是真不成,毕竟您是养在老夫人身边的。”

卫卿听着还算顺耳,但最后一句听着不是味儿,下巴一扬:“那又如何?”

细柳闭了口——真是一点儿没变,还是这脾气这秉性,好歹也快一月了,如今也管了事却还如此,这未来简直一眼到底。

卫卿见她不说话,只当她没话可说,便端了茶浅品着,看她熬煮了花瓣,又过纱布沥汁,香味传出,带着甜味,她有点儿饿:“新荷,我饿了。”

新荷应声,一旁的妈妈却说:“姑娘早餐用些茶点吧,留着肚子中午再用。”

卫卿委屈,还不敢高声顶撞:“天天都是早茶茶点,我不想吃了,我要喝粥!”

这日子过的,细柳都替她胃疼,赶紧着蒸上香,借口出恭,出来透气。

冷不停听墙头上有人说话:“看你这样儿,是闻着什么了?”

细柳侧身抬头,不经意间就是自卫的姿势,看清了是卫益周,才说:“亏得这是内院墙,这要是外墙,二小姐的名声还要不要?”

卫益周吃过早饭就过来了,说不上为什么,就是想来,还不想惊动人,仗着个子小顺墙过来,等到现在才见到人,却被她这语气差点儿冲下来,要是她再长个三十岁,说这话也合适,但现在:“你这是哪个妈***语气?”

细柳又叹气:“你是不知道,二小姐如今早饭都不能吃了,只喝茶就点。”

她倒不是为卫卿抱不平,只是为女子抱不平,过的实在艰难,条条框框忒多。

卫益周说:“她确实胖了些。”

细柳一眼白过去:“您这话说的,女子各有各的漂亮,圆润点儿那是丰腴,纤细的那叫苗条,个高的是条儿顺,我这样的,是可爱。”

夸自己夸的这么直白,卫益周十分无语。

细柳仰着脸看他,初夏早晨的骄阳洒在墙上、人上,十二岁的少年额有薄汗,眸中光亮,映着她仰头的倒影。

卫益周低头看她,晨阳浅薄,隔着树叶洒落在她身上,那一脸明眸浅笑,是上一世,可望不可得的明媚模样。

卫益周轻言:“细柳,我……”

门忽然开了,新荷出来,细柳顾不上听他说什么,急忙摆了下手,就往门前去。

新荷却是哭着出来的,细柳刚想问,却被她推了一把,埋怨道:“只有你好,那你去伺候!”

这无端被迁怒,细柳反手推她:“你又推我!”

卫卿心情正不好,听到这话一个茶杯摔过来:“反了你们了!我说的都不听了?细柳,赶紧进来,看看是不是蒸好了。”

细柳不想惹她:“我估算着时间呢,小姐放心。”

一炉香粉装罐,卫卿伸手就要试,细柳急忙拦住:“这种事用不着姑娘亲自动手,管脂粉的丫头呢?”

卫卿有些不耐烦:“没有了,如夫人说着是京城,不能像在扬州时候那般给我配四个丫头了,我现在就两个大丫头,管脂粉的是个小丫头,你不用管了,给我试试。”

她这么一说,细柳只好无奈的给她试了,又捧了镜子来给她,哄了她几句便借口还有事,回了勤书院。

院子里,卫益礼带着两个弟弟正在摆弄几口大缸,卫益周绑着袖子,两手泥巴捧着碗莲,细柳赶紧过来帮忙。

卫益礼看到她,便说:“你回来的正好,快看看,怎么摆合适?”

他刚才亲自搬缸了,此时一头的汗。

细柳只替卫益周接手:“三少说笑了,我不会看。”

“你识得颜色,又懂画彩,自然会布局。”卫益礼不吃她这一套,直接指她,“快点看看,六个缸。”

之前他们就已经在院子里弄了一半了,细柳被这般指派,只好选了几个位置,让小厮把缸摆上,她在蓄水时悄悄放了些云空间里的泉水,看卫益周亲手栽种,她也往云空间里丢了两支。

卫益礼看着摆在门口和两侧的莲缸,甚是满意:“不错不错,我没点错人,老四,赶紧洗漱更衣,晚上我带你出去吃。”

卫益周点头,回房更衣。

细柳要跟着伺候,却被甜妈妈拦住,让清香跟了去。

甜妈妈说:“公子的言行,可不能太过偏差,你是这房管事丫鬟,更该省劝,伺候洗漱这些事,让清香做。”

“妈妈有所不知,公子不喜清香近前。”细柳不知她为何忽然提点,但还是领受好意,“我虽然伺候笔墨的多,但公子有吩咐,不能不听。”

话音未落,卫益周已经在里面叫她了:“细柳,你进来!”

细柳看了甜妈妈一眼,这才进去,清香惨白着脸出来,低着头一句都不敢说。

卫益周已经脱了外衫,说:“你不用理会,她不敢说出去。”

细柳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虽然心里知道甜妈妈是老夫人给的面子,但真要面上说出来,他们俩年纪架起来也不到甜妈***一半,到底不好看。

她只笑了笑,拿着脏衣服出去,又端了水进来,给他净面梳头。

甜妈妈进来,站在门内两步地,说:“公子,老奴有话必须说。”

都必须说了,卫益周能如何?收笑敛容,说:“您请。”

“公子如今有老夫人的脸面,应该格外珍惜才是,不能胡乱混日子,虽说兄弟情重,但不合理的还是要退却才好。”甜妈妈说着,又往外看了一眼,“您房里干净,是好事,但不能事事都让细柳做,她毕竟是管事丫鬟。”

“妈妈考虑周全,那就让清香做个小丫头吧。”卫益周摸了一下头发,“你快点儿,三哥还等着我呢。”

细柳已经很快了,但长发难梳,本就需要时间,甜妈妈还在那儿说些有的没的,听着真烦。

甜妈妈不依:“清香是老爷安排的,你怎么能让她做小丫头呢?”

“那就二等丫头,妈妈,您是祖母身边的,细柳来的最早,总要安排公平些。”卫益周等细柳一停手,立刻起身,“行了,我会向母亲报备的。”

细柳梳子还没放下呢,他就出去了,门外清香说了一句:“公子路上小心。”

甜妈妈眉头紧皱,一脸不快。

细柳不管她,只要不明说,就当不知道。

五少虽然年幼,但也想出去,卫益礼带一个也的带,带两个也的带,目的是去吃饭,便都带着了。几个主子一走,纤桐最先松了气:“你是不知道,今天三少心血来潮,非要弄莲花,还是前院的小厮从外弄的。”

细柳刚想说话,甜妈妈就清嗓子:“咳咳。”

得,这是没得说了,细柳只好临时改口:“这种莲花好活着呢,金妈妈最近怎样?你要不要去看看?”

纤桐点头,知道她的意思,便转身回去了,也算避开了甜妈妈。

细柳想去找青灵子,可巧人就过来了,带着两个道童,在这儿转了一圈,细柳作为管事的,自然跟着。

青灵子低声说:“已经着手做了。”

细柳面上笑着,亦是低声:“您若是名声传出去,最好不过。”

青灵子摇头:“岂有那么容易,我倒是也想。”

细柳伸出手:“那我给你两个物件。”

说着,她拽出两朵红莲,开的正好,荷香清正。

青灵子急忙用袍袖遮挡,做出从自己手里出来的假象:“这个……”

“这个您还是给老夫人吧。”细柳最后拍板,“如夫人精明,大夫人病着,府上的事,总不能落在旁人手里。”

青灵子回去便把两朵莲花插水晶瓶里了,让两个道童捧着,逼格顿时高升,她虽然不知道细柳是怎么做到的,但既然合作,自然信任为先。

有这两朵“仙花”为证,青灵子说话的分量,在老夫人那儿,一增再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