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莫为繁花又断魂》 下克上 莫为繁花又断魂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2-11 20:10:51

《莫为繁花又断魂》  下克上 莫为繁花又断魂完结版 已完结

《莫为繁花又断魂》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蝴蝶心中的花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那只,林子里

火爆新书《莫为繁花又断魂》是蝴蝶心中的花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那只,林子里,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不知是什么时辰,就走到了一个山间小道上,山下坡一条溪流婉转曲长,她随溪流走往山上走去,看见了一位正在溪边浣纱的女子,她转来对她...展开

《莫为繁花又断魂》免费试读

她不知是什么时辰,就走到了一个山间小道上,山下坡一条溪流婉转曲长,她随溪流走往山上走去,看见了一位正在溪边浣纱的女子,她转来对她,行由心并不认识这位女子,但她似乎晓得她,双目含情脉脉,对她巧笑嫣然的唤了声:“你终于来了。”

“你是……谁?”

如此一问,那女子便哭了,好似行由心负了她一样,她哭一会儿后说:“我就在这儿等你,等你来找我,等你记起我。”

接着神情一晃,她立到了鸿福后山湖中小筑上,对面小屿上的草屋前,行止一身梨白立于屋檐下,原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今天却连他的发丝都瞧的清楚,就近在咫尺眼前似的,虽然知道隔着一个湖面,但和行由心没有怀疑自己确实看见行止了。

“行止哥哥。”她向其招手。

行止也微笑向她招手:“我就在这儿等你,等你来找我,等你记起我……”

“行止哥哥……”

“我在这儿。”由心醒来,人正躺在行止的怀中,他们就坐在一处山崖边上,四周浓雾已散,天色大亮。

见到行止手中的瓶子,由心知道行止给自己喂了药,这才醒来的,刚刚所见是梦还是幻象,由心不解,也就没有说出——仔细想想,也许是她和行止终究要分开的征兆。

“由心,荷包。”确定她无大碍后,二人准备离开同婢女们汇合,行止便让由心拿出荷包看路线。

但……由心的脚所伸的方向,那一丛草木前,那只大白兔……又出现了,就那么立在前方,似乎在等他们的反应。

行止找到了秘绣上的位置,黄色线头新开始走的地方就是兔子的后方,而此时又看见那兔子。

由心说:“这兔子也有灵气?”

“嗯,我们跟上看看。”行止道。

“嗯。”

二人起身收拾一下,就朝那兔子走近,而那兔子似乎被他们说准,就是来引路的,大概就保持五六步的距离,兔子一直引他们往林子里走去,而行止手上拿着那两块布,兔子引的路和黄线是一样的。

会是什么?

摩尼教还是别的什么在召唤他们过去。

绣纹上的黄线走完了,前方的兔子也突然停了下来,这儿还是在林子里,方向全无,林子气留郁结,树叶茂密难辩阳光方位,行止正无头续之时,被身边的行由心一扯:“快,兔子又要消失了。”

只见刚刚还驻留的兔子突然又窜到草丛里去了,行由心拉着行止赶紧跑过去,扒开草丛发现……这里有一个非常大的洞口。

狡兔还有三窟呢,这……会不会是陷阱?

比起行止,由心这一路过来的所听所闻,让她更愿意相信“冥冥之中早有安排”吧。

由心选择下去看看,行止虽有担心,怕是那群黑袍人引的路,不过既然全无头续,就走到底看看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由心现在的功力也不是普通人能打的过了,所以行止只多了一层戒心,没有过多反对行由心,二人也没有其他准备,一路过来就两把剑在身旁,行止在前先跳进了洞中,行由心随后。

在掉落的过程中,行由心才后知后觉的害怕起来,这个……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而行止现在已经不担心由心了,她内力已通,乾坤镜和黑玉都不需要了,只是还要寻得乾坤镜去救行如遥,其他就是隐在暗处的敌人,由心自身已没有什么危险了。

二人心思不同,不过好在洞口垂直,不用一会儿就落到了结实的地面,行止反应速度很快,一个转身就让自己给由心垫底,行由心连忙赔不是,又问行止可有受伤种种,二人互相看彼此身上没什么受伤后,才注意四周的情况。

这里应该不算洞,而是一个天然的石坑,此坑比常人挖的井要大十来倍,所谓坑口的位置看到的就是外头的蓝天白云,从这儿施展轻功上去不太可能,但四周壁上长了几颗奇特的树,仔细一看上面结满了红花,这一地的花应该就是这些树落下来的。

这儿……倒似一处世外美景,并无什么奇特之处。

“兔子。”那只一种引着他们的大白兔现在就处在角落里,行止让由心勿动,他迅速上前,这兔子倒和先前不同了,有些许受惊,却没那么灵敏了,瞬间就被和行止拎了起来,左右细看,只觉的就是一只普通的兔子。

不过想想已经引他们到了目的地,所以兔子也就恢复正常的野兔了吧。

便不理会,放到一旁草从让不理会了,由心问:“怎么放了?”

“只是普通的兔子了。”

这话的意思是……行由心了解,点点头也不再追问兔子,只问四周查看的行止:“行止哥哥,我可以动了吗?”

“来。”行止回头,伸手让行由心将手交给自己,查看四周的过程中,一直没有放手过。

行由心想,她得很小心很珍惜才是,不然再出声问他,他茨口否认,以后就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这儿倒是个奇景。”四处看完并无特别之处时,行止下了结论。

行由心点头,确实是个浪漫的地方。

“那……我们回去吧。”轻功跃上去,在以树枝为一个支点形成第二次跳跃,并可直接到达上面。

“回去了吗?”由心不舍。

行止回头:“怎么了吗?”

能有什么,就想与他多待罢了,于是由心再拉着他四处看,说:“这儿看了吗?”

三两下,行止也就知道由心的心思了,任她胡闹一会儿,反正地方就这么大。

可行由心看他这副样子,倒生了气,放开他的手,反倒兴师问罪:“怎么,你想快点离开?”

“由心。”

“我知道。”她又制止了他说下去,知道他要说什么,他们的关系不对,还得快点找到乾坤镜去临安城救父亲,她怎么能不知道,只是……

“我知道的,别多想,今天一天,你也累了,我们该回去与她们汇合了,你刚刚练剑时不是说给她们想好名字了吗?”

“嗯。”行由心不任性了。

接着行止同她交待上去的方式,与其最佳的支点,行由心表示自己想试试,行止相信她,便点头同意,他在前面做试范,行由心随其后跟上。

但当行止一个点脚轻轻松松就跃上那树枝,再轻一跃就上去地面时,行由心屏息凝神点脚一个弹跳很快到达说好的那个支点时,换支脚准备再次发力时,井下突然一道力,直上由心后背,紧接由心来不及唤井口的行止,自己就被这一道力给拖回井底去了……

当由心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婢女们的身边,行止也坐在一旁,见其醒来,行止挪身过来,面有忧色,可探其脉像却是很好。

“由心,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由心摇头,那是梦还是真实发生的她有些模糊,既然解释不清楚就还是不要说出来,以免行止担心。

“我……是又晕倒了吗?”

行止点头,思来想去他把错怪在自己身上:“是我没有顾好,你身子本就受过重伤,又接二连三的练心法通内力筋脉,我还拉着你练武破阵,刚刚那一层结界虽然帮你打通筋脉,但是明显你需要休息,而我今早就给你喂了一粒药丸子吃,结界时又喂了一粒,才使你承受不住的。”

“行止哥哥,别自责了,我现在不也什么事都没有,你这样我反内疚,要不是我,你何需如此费神。”

“由心。”倒不如像先前在湖中时那样骂自己。

“行止哥哥。”由心起身来:“我们借一步说话吧。”

“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