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今若》今若假以名器,四方闻之,皆谓陛下得所献,与宰相 妖孽受 今若RPS

更新时间:2020-02-13 12:14:19

《今若》今若假以名器,四方闻之,皆谓陛下得所献,与宰相 妖孽受 今若RPS 连载中

《今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岫岫l分类:仙侠奇缘主角:白昭玄,南若

《今若》是岫岫l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今若》精彩章节节选: 晞竹看着自家尊上,想着自己应该以怎么样的方式告诉他,又或者说告诉他什么,告诉他多少?想着想着,晞竹就蹲在地上画圈圈,一圈又一圈。...展开

《今若》免费试读

晞竹看着自家尊上,想着自己应该以怎么样的方式告诉他,又或者说告诉他什么,告诉他多少?想着想着,晞竹就蹲在地上画圈圈,一圈又一圈。

白昭玄这里急于听到真相,可能告诉他真相那个人此时却在那里墨迹着,不免让人一阵火大。白昭玄眼睛盯着蘑菇似的蹲着那里的晞竹,背在身后是手,指关节捏得咯噔咯噔响。

晞竹听到熟悉的咯噔声,默默放下手中的小木棍,缓缓站起身,收拾一下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看起来尽量严肃些问道:“尊上,你这几日和那姑娘相处,对她,是什么感觉!”

“晞竹,”白昭玄看着他道:“我和你说过,我这么些年好像有什么东西丢在人界了,所以我这些年,一直在找,哪怕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我也执意留在留在人界,但是这几天和她相处的过程中,我感觉,我好像找到我丢的东西了!”

晞竹看着自己主子,叹了叹气,心道:“也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到底是良缘还是孽缘!”

白昭玄见晞竹又把头低了下去,不知道在想什么,仅剩的那点耐心也磨光了,没好气地道:“你到底说不说?”

晞竹抬头,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告诉他说:“主子啊!你与她,其实早就认识,你们两个的羁绊,其实是早早种下的!”

白昭玄听他这么说,并没有很惊讶,因为早就预料到了:“你的意思是我之前就与她相识,可为什么我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忘川水”晞竹道:“您喝过忘川水,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喝的,忘川水让人忘记和心爱之人的全部记忆,不只是以前的,只要你心里还有她,不久以后,你也会忘记和她现在的这些经历!”

“我当年为何要喝下忘川水?”白昭玄不解道:“我觉得我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去喝那东西!”

晞竹道:“我也不知道为何,当年你明明就是喜欢着江姑娘,后来她的家中突遭变故,你来人界寻她,可是找着找着,你对她的记忆越来越少,两年不到,全忘了。”

“而且,”晞竹接着道:“你那段时间,过得很痛苦,一边自责,一边后悔,一边还要和自己的记忆做斗争,终于有一天,你一觉睡醒之后彻底没了关于她记忆,也就没那么痛苦了,所以这些年我一直没告诉过你关于她的事情。”

听着晞竹的话,白昭玄沉默了“难道自己当年怂到遇见事就去喝忘川水的地步了?”

半响:“晞竹,长老娘娘可有解忘川水的办法?”白昭玄道:“不管当初是怎么回事,反正现在,我是无论如何不愿意把她忘了!”

晞竹点点头:“忘川水是魔界的东西,只要是魔界的东西,长老娘娘自然是有办法的!”

白昭玄手指摩擦着衣袖,声音果决:“你先回魔界替我寻一寻长老娘娘的下落可好。”

“尊上交代的,属下自然领命,可是·····”晞竹道:“尊上你有没有想过,您从来不是扛不住事儿的人,当年连忘川水都喝了,那些东西想起来,对于你来说究竟是好还是坏啊?”

白昭玄摇摇头:“不重要了!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经有这十二年的相忘于江湖作为代价了,重要的是我不想再忘记现在的她,老天都已经把她送回来了,我还那么喜欢她,没道理,也不可能再白白错过!”

晞竹沉默了一会道:“也好,属下这就回魔界,去寻长老娘娘的下落!”说罢,晞竹朝白昭玄抱拳,然后眨眼的功夫,凭空消失。

白昭玄站在原地,看着晞竹消失的地方,静静的待了一会。

又过了好久,他才回身,走进车厢,坐到南若躺着的小榻旁边,看着南若的侧颜若有所思!

“南若,你当年也像今天这么强大的吗?应该不是吧!那你一个人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得有多不容易啊!要是我没喝忘川水,一直陪在你身边,是不是能让你不必吃那么多的苦!”

白昭玄对着熟睡的南若喃喃自语,而南若好像在睡梦中听见了他的话,几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白昭玄愣了愣,心疼出一个缝来,伸手给她把眼泪擦了,叹了口气,把她缠在自己手腕上的项链重新带回南若的脖颈,然后就一直守在她身边,静静坐着,一动不动,像尊石像。

许是那酒的酒劲实在大,也可能是南若真的太累了!直到天色渐黑,她还睡着。白昭玄在她身边守了一天,想着她也应该快醒了,就打算去这附近弄些野味回来,给她填填肚子。

白昭玄出了车厢就在车子的附近行动着,他堂堂魔尊,只要附近林子里有,打几只野味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没多久,他就提着两只野鸡,到附近的小河边去处理,处理山鸡的过程中,又在河里抓到了几条小鱼。

白昭玄常年混迹人界,在野外露宿更是家常便饭,所以野炊的东西就在乾坤袋里放着,待到连鸡带鱼全都处理好。白昭玄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砂锅,把那几条小鱼放到了砂锅里。

“小鱼太小了,就给南若熬汤吧!这两只野鸡倒是很肥,烤着吃正好!”

小鱼放到砂锅里后,白昭玄一只手拎着两只肥鸡,一只手托着砂锅往回走。回来后,白昭玄先把东西拿布垫着放到地下,然后掀起车帘往里面看,见南若还睡着,就转身回去架烤架,再搭一个简易的炉灶。

白昭玄也不知道自己的这身厨艺是什么时候学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了随身带各种各样佐料的习惯。或许记忆可以说忘就忘,但是习惯和情感,如影随行,根深蒂固。

南若醒来时,天上的星星都已经开始各自各显其能,努力让自己发亮,企图与月争辉。

一阵头疼席卷过来,南若按着太阳穴坐了起来,脑袋还不是很清醒,一头长发凌乱着,眼睛通红,那样子,活像个醉鬼醉宿刚醒来的时候。

车没在行驶,尊上也不再这里,南若有些发懵,连鞋子都没穿,径直下地往车外走!

掀开车帘,南若看见了没多远处的白昭玄,光着脚就往他那里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