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boss夺妻游戏:老婆玩么》boss男装 忠犬攻 boss夺妻游戏:老婆玩么直人

更新时间:2020-02-28 04:05:43

《boss夺妻游戏:老婆玩么》boss男装 忠犬攻 boss夺妻游戏:老婆玩么直人 连载中

《boss夺妻游戏:老婆玩么》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小小娴娴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薄帝,祁星默

火爆新书《boss夺妻游戏:老婆玩么》是小小娴娴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薄帝,祁星默,书中主要讲述了: “刚刚医生要把祐天赶出医院,院长说,帝少下来命令,全市哪家医院接收佑天,就等着倒闭,祁阿姨受不了刺激就跑了出去,我想祁阿姨一定是...展开

《boss夺妻游戏:老婆玩么》免费试读

“刚刚医生要把祐天赶出医院,院长说,帝少下来命令,全市哪家医院接收佑天,就等着倒闭,祁阿姨受不了刺激就跑了出去,我想祁阿姨一定是去求帝少的,星默你现在去找祁阿姨吧,我现在要在医院储物室守着佑天,佑天已经被医院赶出病房,院长说,今天过后,储物室也住不了,直接赶佑天走!”

“好,你照顾佑天,我去找祁阿姨!”

就算找不到祁姿缘,祁星默也要找薄帝。

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无端端赶尽杀绝!

是那天晚上她惹他生气的报复吗?

除了这个原因,祁星默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原因,之前楚家人与薄帝虽然心里有恨,可是他们却是河水不犯井水,见面也不会打招呼的陌生人。

祁星默来到帝国集团楼下,祁芝缘已经在大堂被保安驱赶。

“放我进去,放我进去,我要找薄帝,我要找他!”

“你们告诉他,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别折磨我的儿子!”

“把她扔出去!”大堂经理皱了皱眉,脸色明显厌恶极了。

两名保安接到命令,左右扛起祁芝缘,往大门口迈出脚步。

祁芝缘急喊:“我不走,我不走,我要见薄帝,放开我,我要见薄帝。”

“今天我怎么样都要见薄帝!”

然而,无论祁姿缘怎么呼喊,保安还是毫不动容,把她扔出大门。

“阿姨!”祁星默眼明手快把祁姿缘搀扶着,才没有倒在地上。

祁姿缘听到祁星默的声音,她抬眸,望着祁星默:“星默,你想想办法今天我一定要见到薄帝,一切都是我的错,他不应该这样对佑天!”

“阿姨,你放心,一切交给我!”祁星默的话音未落。

站在大门前的保安就走过来驱赶:“走开,走开,帝少下来了!”

祁姿缘与祁星默被驱赶到一旁,不到一分钟大堂至大门处的保安增加好几倍,其中还有一些身穿黑色西服,与薄帝差不多身材的男子。

这些男子是薄帝的保镖,每次出入都会跟在薄帝身边。

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停泊在祁星默面前,刚好挡着她的视线。

且不说薄帝这样对待楚佑天,一副高高在上的衰样,已经让祁星默非常讨厌。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至于这么大排场嘛?

“帝少!”众人喊声。

祁星默想往大门走过去,谁知祁姿缘比她快一步。

在保镖与保安失去提防之时,沿着车边,跪落在车门前,挡着薄帝的去路。

“求求你了,放过我的儿子好不好?你要我做牛做马也没有所谓!”

薄帝止住了脚步,他的身高很高,站在祁姿缘面前,就像一座高山压迫下来。

薄帝那好看得有点过分的俊脸尽写冷漠高傲,他的唇扯了扯,冷哼一声。

站在一旁的保镖迅速走过来,把祁姿缘拉开。

祁姿缘终于看到薄帝,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挣扎,可是她只是一个小女人,哪会是这些保镖的对手。

“薄帝,妈求你了,你放过佑天,妈把命还给你!”

众人无一不惊,妈?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薄帝的母亲,薄帝的母亲不是薄夫人向玉兰吗?

虽然疑惑,但是没有人敢窃窃私语。

薄帝蹙眉,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弯身想坐进车子。

祁星默张开双臂挡在薄帝的面前,薄帝比祁星默高很多,薄帝给人的感觉就是冷血的魔鬼,祁星默固然害怕,可是她更讨厌。

“薄帝,祁阿姨是你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就算她以前抛弃你,那也是你父亲的错,你的父亲不应该把阿姨抢走,阿姨只不过是想找回她的幸福,她没有错!”祁星默望着薄帝吼道。

薄帝垂眼眼眸,虽然有墨镜遮挡,祁星默还是觉得薄帝眼皮底下的凉意。

祁星默努力掩饰自己心底的一片慌乱,语气依然是满腔怒火:“就算她有错,你是她的儿子,也应该包容她,而不是让她向你下跪!”

薄帝挑眉:“祁星默你知道现在你与谁在说话?”

“我……”祁星默毫不退缩,接着说:“我是佑天的未婚妻,也就是你未来的嫂子,嫂子教训小叔天经地义!”

“是吗?”薄帝伸出修长的手指捻着祁星默的下巴,语气冷冰刺骨:“刚才你说她没有错,其实她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把本少生下来,既然把本少生下来,那就要承受一切。”

“她不是慈母吗?不是很爱她的儿子?好,本少就要看看她有多爱她的儿子,为了她的儿子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做!”

“你想怎么样?”祁星默失色反问。

薄帝勾唇,他伏下祁星默的耳边轻笑一声:“本少就要让你看看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现实?未来嫂子……”

说完,薄帝把祁星默甩开,薄帝深邃的眸子发出嘲笑的光芒,望了祁星默一眼。

接着,他往祁姿缘那边走了过去,祁姿缘现在被保镖拽着,动弹不了。

祁姿缘却是像看到太阳一样,眼睛发亮,掩盖不了内心的喜悦,喊声:“薄帝!”

“已经被你杀了,难道你没有记忆?”薄帝却应了这么一句话。

霎时,祁姿缘的眸光暗淡无色。

顿了顿,祁姿缘像是没有听到这一句话一般:“无论怎么样,我都是你的母亲!”

“呵呵……”薄帝冷笑,忽然薄帝像是着魔一样,面向周边的下班的员工,与一旁矗立着的保镖,声音很大,嘲笑着:“这是本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在A市有谁不知道薄寒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向玉兰!”

“想攀附荣华富贵也要掂量自己的身份?怎么了?后悔了?既然这么想做薄夫人,当初不应该把你的亲生儿子杀了,现在你想当薄夫人,下地狱找薄寒吧,不过,现在薄寒也未必要你!”

祁姿缘垂下眼眸,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恳请着;“帝少,求你大发慈悲,放过佑天,佑天是无辜的!”

“好,想本少放过楚佑天可以,今晚让本少的未来嫂子来陪本少一晚,或者本少会考虑放过楚佑天!”薄帝侧脸望着祁星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