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萌妖斗狂妃》腹黑蛇殿斗萌妃 平胸小受文 萌妖斗狂妃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3-12 08:04:50

《萌妖斗狂妃》腹黑蛇殿斗萌妃 平胸小受文 萌妖斗狂妃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萌妖斗狂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宛千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王星,异象

主角是王星,异象的小说《萌妖斗狂妃》此文是宛千年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寝宫的门徐徐打开,着一身白衣的皇子出来扶起这位夜月祭司。 “王,七星移位,白雪星坠落,这是大限已到之兆啊,微臣请王务必取消明日的...展开

《萌妖斗狂妃》免费试读

寝宫的门徐徐打开,着一身白衣的皇子出来扶起这位夜月祭司。

“王,七星移位,白雪星坠落,这是大限已到之兆啊,微臣请王务必取消明日的祭天之礼,独自离去吧,这是先王的遗召啊,北冥血脉不能就这么断了啊!”

“身为北冥的王,怎么可以弃子民而去呢?”

夜月祭司满脸悲痛,自先祖一辈就留下了预言,“雪山崩,王星陷;天降异象,北冥易主,荒凉万代。”

自去年雪域的雪山就不断发生崩塌的迹象,人畜死伤,树木凋零,人们纷纷传言这是北冥国的末日快要到了,人心惶惶,已经有人携带家眷逃往别国避难。

早在先祖一辈就立下遗召,若到这个时刻朝堂臣民务必保全北冥的王,以等待有朝一日复兴王朝。

“王,走吧,不要违背先辈的遗言啊!”

“明日祭天之礼照旧,本王不会弃子民而去!”北冥夙夜背对祭司,仰头看着昭昭明月,若要亡,就亡我一个人吧!

祭天的路上,人人皆沉默,预言的前二条已经都变作现实,雪山崩,王星陷,今日这祭天之路又会发生什么,最为不安的莫过于人心,北冥夙夜坐在王碾中闭目养神,最近处理这些琐事他也有些乏了。若非夜月祭司尽职尽责自己恐怕支撑不下去吧!

“啊,快看。”人群中有人大喊一声,声音惊恐无比,北冥夙夜下车的那一刻也被天空的景象惊得心中一紧。

天上出现一幅以云层为边框的画卷。画面不断变化,杂乱中却又似乎有章可循,依稀看清是遭遇雪崩的惨状,一个长发男子一身白衣背对人们,地下的白雪被染成了模糊的红色,青丝随风飘荡,画面转瞬又已变化,一个轮廓在冰雪中行走,身形纤小,似一个女子的摸样。

此时天空已空无一物,刚才的一切似乎做了个梦,却万人皆梦到此景,北冥夙夜默默转身踏上王碾,“王,请王离开。”

是大祭司的声音,不,是北冥千万子民,他们跪在冰雪之地,请求他们的王离开这个即将面临毁灭的地方,北冥夙夜看着跪在地上的子民,心中苦涩,他居然保护不了他们,居然要……被他们保护,多大的讽刺啊,北冥夙夜从降生就带来了光之白芒,都说他是北冥的福音,而现在……居然要背弃这个冰雪之地……

北冥夙夜扶起夜月大祭司,“走吧,去行祭天之礼。”

“我是北冥的王,今日再此向天以心血发誓,无论北冥的命运如何,我都不会背弃自己的子民,背弃这片土地。”一滴鲜血自北冥夙夜的指尖落下,在这冰雪之地凝结成一朵花。

祭天之礼依旧有序的进行着,夜月祭司在祭台看着淡定从容的王,有如此的王,真是北冥的福音啊!

众人的沉默使空气变得阻塞,北冥夙夜站在祭台想说什么,张了口却什么都没说,正要背过身走下祭台,只听得祭台下众人齐跪在地下。

“吾愿与王守护这北冥雪域,吾欲与王誓死守护……”没有丝毫的做作,臣民的肺腑之言在这雪域飘荡,几乎震下雪山顶端的白雪。

再回王城的路上,众人已改先前的萎靡姿态,面对死亡,如果逃避不了就会产生去面对的勇气吧,何况有人愿意与自己同甘共死呢!仿佛在这豪华马车中坐的已经不单单是北冥的王,更是北冥全部子民的信念。

风呼啸着,夹杂着雪粒越来越大,刮得人睁不开眼睛,马被这突如其来的风雪惊得不安的踏着蹄子,嘶鸣着,队伍停滞不前,好一会终于归于平静,积雪厚厚的堆了一层,白色的雪地里有一个人影卧在雪地中,侍卫忙禀告在王撵上的北冥夙夜。

“停车!”北冥夙夜下车来,正欲独步向前查看。

“王,在这里。”夜月祭司发现了在雪堆中的女孩子,身上着白纱素衫,肌肤胜雪,在这冰雪之地居然尚有气息而且脸上还绽放着一抹嫣红。

“抱上车来。”夜月祭司有些迟疑,王碾是皇家的象征,这种来历不明的人怎么可以……

北冥夙夜见无人上前,自己抱起女孩子走进马车,轻挥衣袖包裹住女子娇小的身体。

“回王城。”淡淡语气,冰冷的面孔,似乎北冥历代的王都这样,同这片冰雪之地一样冰冷却蕴藏着王家的威严,他就是这片土地的王,那么的理所当然。

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子就这样在这个尴尬的时刻进入到北冥,命运如何却无从猜测。

议政阁,夜月祭司与王在商讨事情。

“月,你怎么看北冥的命运。”北冥夙夜淡淡的问道,仿佛那些末日的预言在他心中早已化作云烟,只是不知道这种超然的心态能否拯救这个国度。

“雪山崩,王星陷;天降异象,北冥易主,荒凉万代。这个预言是北冥的先祖一辈占卜测出的,而今预言的前三句已然全部实现,事到如今……”

“谁在那里?”夜月心中一紧,紫炎国一直试图瓦解雪域,难道……他握住法杖进入备战状态走向帷幔,刚才清楚的听见有声音自后面传出,现在北冥国正值多事之秋,若再有别国刺客……帷幔随着风轻轻摇,后面依稀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夜月用法杖挑开帷幔,后面是那个女孩子,正在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夜月,衣衫单薄的她正双手抱着肩膀在这冰凉的夜里瑟瑟发抖,碰触到夜月的眼神后女子低下头,淡蓝色的眼眸有意避开夜月,像一头受惊的小鹿,不知所措的站在这个无意闯入的地方,北冥夙夜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女子,不知把她带回这里是不是做错了,只是那么一瞬间,他的内心告诉自己可以这样做,应该这样做。

“女子,你叫什么名字?”夜月轻声问道。

“千年,宛千年。”依旧是那副动作,女子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淡蓝色的眼眸闪烁躲避着,她感觉到有人在看他,她不想让自己暴漏在这种眼神下,不要……

“女子,你从哪里来?”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女子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倒在地下,夜月刚要伸手去扶,却被一阵风带的后退了一步,待站定身形却看王已经怀抱女子走出了议政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