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 羽衣寒 同人 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圣水

更新时间:2020-04-22 12:08:52

《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 羽衣寒 同人 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圣水 连载中

《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

来源:作者:羽衣寒分类:仙侠主角:凤王,云姬

火爆新书《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是羽衣寒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凤王,云姬,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抹熟悉的景色忽然跳进眼中,柳丝莺平伏自己狂乱的心情,面露疲惫之色对着流苏头压的很低很低。 流苏自然知道肯定是有啥事,忙问:“怎...展开

《腹黑天尊:女人别撒娇》免费试读

一抹熟悉的景色忽然跳进眼中,柳丝莺平伏自己狂乱的心情,面露疲惫之色对着流苏头压的很低很低。

流苏自然知道肯定是有啥事,忙问:“怎了?”

柳丝莺声音压的很低很低,“如果我要说不跟你去桃仙林了,你会生我气吗?”不仔细听的话还以为是一只蚊子在扑腾翅膀。

流苏追问:“到底怎么了?”

柳丝莺侧过头不敢看流苏,生怕看了一眼就说不下这谎言,可酝酿了半天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只因这件事,她不愿对着流苏撒谎,但是又绝对不能提起“君夕”二字。咸咸的东西滑入的嘴角,竟是不经意间流泪了。

流苏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很想陪着她,但是只要他一靠近,柳丝莺便飞快的往后退,眼见这么退下去,都快掉河里了,只能止步。流苏第一次见到柳丝莺哭,很是莫名其妙,只因这哭的太过突然,他拼命的想,是不是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不应该的话,可绞破脑汁连着昨夜的事情都想了一个遍,还是觉得这落泪的理由找不到。

柳丝莺蹲下身子,也不看流苏,“主子,对不起,让我静一下,那桃仙林你赶紧去吧,我没事!在这等你就行!”

流苏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可却完全找不到话头,眼见那流苏钗闪着银光,也就放心了,更何况那人怀中还有自己赠送的玉笛,只为了防止那迷药事件再次发生,他便将师父亲传的玉笛塞进了柳丝莺怀里,他那时也许没想到,当初云姬曾借笛要在仙帝寿宴上吹一曲,他那时借口师父所赠没允,如今却是毫不犹豫的给了柳丝莺,这不经过提点,流苏也许永远不知。

放了心,也不再强求,流苏温柔道:“本大仙速去速回,你好生等着,别乱跑。”

柳丝莺这才抬起头看了眼流苏,却见他只是迈开步子走,没牵那吃草吃的正欢的马,柳丝莺不明,喊道:“主子,那马你怎么不骑?”

流苏缓缓转身,勾唇一笑,如春风拂面而过,柳丝莺心中更是压抑的紧,又低下了头。

“你一人在这无聊,有马儿作伴能倾诉真言,毕竟马儿听不懂!”

他竟是知道自己有所隐瞒,却没有逼问,这完全不是他的性格,他曾说过不希望这世上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可现在明明有他不知道的,却是潇洒的走了,而那最后的话语却比任何死亡,恐惧更催人泪下,如今没了他人,没了他,只有一匹不懂事的马,柳丝莺将头埋在双腿间,第一次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鸟兽四散逃开,一时间有些生灵涂炭了。

哭够了,发泄够了,柳丝莺看向那对岸的巨石,像是有什么黑色的布在随风飘扬。下定决心般,步伐坚决,牵着马,绕道对岸,忐忑不安的靠近巨石,却是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不敢往那黑布更近一分,到底什么东西这么可怕,穿黑衣的人难道给她留下了什么痛苦的回忆。

马儿的一声叫给了柳丝莺勇气,只见她闭眼冲到巨石后,因为没把握好距离,撞了个大包,那叫一个疼啊,貌似在快活堂醒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个疼法。摸着包,看着那巨石后不知名的黑色布偶,柳丝莺特想一头淹死,没想到自己刚刚竟然是被这破玩意给吓着的,她一直以为是君夕来着。

再看那巨石上雕刻的字,却再也找不到,想来经过千年的风吹雨打早就不见了,柳丝莺后悔交托给阎王的那幅画,柳丝莺后悔了给君夕的那句承诺,柳丝莺后悔了,太多的时候都后悔了,可怎么也回不了头,覆水难收的心情,她算彻底理解了,以后做事需要谨慎啊。

马儿啥都不知道,只在一旁欢快吃草,也不知道为何一旁的白衣女子活脱脱跟失心疯了一样,一会挠头,一会失神,一会愁容,一会苦笑,太恐怖了,比见到鬼还恐怖。

柳丝莺眼见再这么想下去,脑子非得炸了,更何况她啥都想不明白,脑子太笨了,要不就是当仙当久了,把全世界都当仙了,一千年还活着的人类,那叫人嘛。这么简单的道理柳丝莺竟然没想到,哎!

马儿又叫了一声,柳丝莺怒视了一眼,瞪的马儿尾巴都怏了。无视马儿头挂黄豆大的汗珠,柳丝莺翻身上马,扬起缰绳,双腿击打马肚皮那娴熟的动作,那一声熟练的,“驾!”怎么看都不像是不懂骑马的人,可怜了流苏没看到这一幕,要不可不得拿火烤了柳丝莺。

山野间路人本就稀少,流苏屏气凝神,耳听八方觉察出没人,便放开速度奔向那桃仙林所在的方向,眼见着树木越来越茂盛,如果普通人走近这密林中,恐怕就像步入了八卦阵,晕头转向的出不来,不过流苏最厉害便是方向感强,以至于任何迷宫之阵,他只需片刻便能走出,所以没多久便到了雁无痕所说的遇见那女孩的地方。

感受远处粉光闪耀,就仿佛无数的桃花般在空中盘旋,形成一个巨大的茧,而那茧中是否有蜕变的蝴蝶,让人很是期待。

可流苏却只是远远看着,不敢靠的太近,不知为什么。

即便是远远瞧着,流苏还是感觉脑袋撕裂般的疼痛,有什么东西想破脑而出,却又被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

脑中不断的闪现一白衣女子,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到那飘扬落地而开的发,以及那随风飘散,伴着花瓣的雪衣。

流苏很想看清那女子的面容,无形的力量推促他,无声的话语提醒他,靠近那桃仙林,什么都能明白。

迈开步子朝着那桃仙林中走去,每多走一步,他便能感受到那女子的面容更清晰了几分,那额间殷红的印记很是耀眼,就像一朵盛开的曼殊沙华,耀眼无比,有一股不知名的吸引力,亦或是醉人的迷香,让人久久移不开视线,脑中,眼中都是那殷红的印记。

就在流苏感觉自己能够触碰到那面容,能够看清那女子时,便见白光乍现,脑中昏沉一片,眼皮更是抬不起来,摇晃了两下,终是熬不住,直直就要倒地,却是被人扶住,平放在草丛间。月光洒下,落在突然而来的人身上,只见那人眉头紧锁,可不就是宣称出门游玩的白子墨。

流苏额间突然闪现的印记,黑若墨,黑光弥漫,仿佛要将任何色彩吸收,更是要将天地万物笼罩在黑暗之中,让人从心底生出深深的恐惧,以为自身会随着那黑暗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白子墨摇了摇头叹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怎就偏让你寻那误入凡间的神呢?怎就还跟这桃仙林有关呢?流苏啊,要知道,这辈子你唯一不能来的地方便是此处,千年前,你差一点便在这桃仙林中入了魔,我那时感应到你的仙气波动,远在九重天都让我吐出一口鲜血,焦急万分,想来祝你,却不知到底是何人救了你,更惊叹于竟然有人能将你拉回仙道。不过真是万分感谢她,因为她便是那解救天下苍生的人。流苏啊,掌管天下桃木的你,如果入了魔,这桃木便再无退妖降魔的功效,到那时,六界将乱成什么样子更是无人得知……”

白子墨自言自语,诉说那埋藏在心底不可言的秘密,双目直直看着流苏,只见他神色难受,额间细汗不断滑落,再看那黑色印记颜色更深,范围也逐渐扩大。

白子墨叹出一口气,从脖间掏出勾玉,那勾玉便悬浮在黑色印记之上,转着圈圈,怎么就跟见到老相识一般雀跃呢。白子墨掐诀念咒,金光不断从勾玉中飞出,金色的线将那黑色的印记源源不断拉进勾玉之中,每拉一次,黑色印记便浅了几分,一刻钟下来,那黑色印记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从未出现过,流苏的面容也渐渐恢复了血色,不再煞白。

像是感应到流苏的回归,桃仙林的桃花纷纷落下,山间像是下起了一场桃花雨,又像是一场蟠桃仙宴,那一片片花瓣就像是女子翘起的兰花指,温柔妩媚,绕着流苏打转,更是有几朵沾上了流苏的发间,只轻轻触碰到流苏便粉光乍起,形成一圈光晕,待光晕散去,那花瓣竟是变成了一朵娇艳的花,飞上枝头,很是神奇。

白子墨伸掌接住那花呢喃道:“西王桃母,六界对不起你!”

流苏察觉出自己貌似想起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可惜瞬间就给忘记了,到底是什么呢,拼命回忆,却是忆起了把柳丝莺一人扔在了小河边。看看天色,竟是深夜,想来是很晚了,再看看那骤然消失的桃仙林,这事情可蹊跷的很……

什么遗落凡间的神,目前死莺才是他心目中的神,利落起身,梳理发丝,也不想他为何会昏迷,为何会忘事,只是腾云驾雾,一心挂念柳丝莺。

要说这柳丝莺等的那叫一个抑郁啊,流苏去了大半天,还每个影,自己更是骑着马跑了好几圈,要不是担心流苏突然回来发现自己的秘密,柳丝莺都准备再骑上几圈。

拔草喂马,日子很难打发,突然见到柳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抹金色的身影,正渐渐靠近,那感觉很是熟悉。

“凤王也私自下凡了?”柳丝莺咬着草道,很是散漫。

月光正好洒在河岸上,照亮了金色身影的脸,剑眉紧锁,双眸闪着欲火,着实把柳丝莺吓了一跳,赶紧牵着马儿后退了几步。

凤王边走边说:“本王辛苦追寻那六煞只为得胜归来娶你,你倒好,竟然跟着流苏二人游山玩水,要不是本王临时回天庭追问六煞之事,恐怕你跟流苏成亲了,本王都还在抓妖。”

“你得胜归来关我啥事,仙帝就算点头了,我也不嫁。”凤王也太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