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缚凤于渊》缚凤于渊下载 妖孽受 缚凤于渊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21-01-13 12:03:06

《缚凤于渊》缚凤于渊下载 妖孽受 缚凤于渊免费试读 连载中

《缚凤于渊》

来源:作者:长风暖暖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西勤,西渠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长风暖暖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缚凤于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西勤,西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茶过三巡,三皇子便示意回关内。我们起身离去,我也...展开

《缚凤于渊》免费试读

茶过三巡,三皇子便示意回关内。我们起身离去,我也懒得管那吃喝修整的蒙面女子五人。

三皇子走在我前面,我越看越觉得今日这身白袍好看,窄肩劲腰,配上如墨长发,煞是好看。果然,在茶社的无论男女都频频看来。

我给三皇子牵马而来,他跃身上马,刚出门时我有点纳闷,为何三皇子不坐马车,反而要和我一起骑马,现在发现三皇子马不仅骑的特别好,而且十分的抢眼。

我看看日头,甩甩脑袋,感觉自己怎么看三皇子怎么好看了呢。

就这样晃晃悠悠回城,离西关还有一里路的时候,突然听的后方有急促的马蹄之声。

“傅宸趴下!”我突然听得三皇子喝道。

我不假思索立刻勒马趴在马背上,嗖嗖两支羽箭从我背上飞过。那羽箭又轻又急,连我都未听到破空之声。

我微转头,见三皇子跃身下马,袖袍翻飞,又挡下两箭,又跃身上马,动作行云流水,片刻之间。

我有点尴尬,这东豫让我保护三皇子,现在三皇子却似在保护我。来不及多想,只见后方刚才那蒙面女子快马奔来,紧随其后竟是那俩西渠人。女子快马至我们处喊到,“公子救我!”

若是我一人我必然不救,之前就是救人惹了这么多麻烦。但那女子显然求救的不是我。我见三皇子面色凝重,看来是得救了。

我和三皇子一人一边,一个抽刀,一个抽剑。我挥刀便砍向西渠人的马头。射人先射马,我是出于行军多年的本能,没想到三皇子与我想法一致。

瞬间马匹血花四溅,吃痛乱跳,一下子要把那俩西渠人甩下马背。我翻身下马,一刀便把那其中一个西渠人毙命。另一个西渠人反应较快,一个翻身向前跃去砍向那蒙面女子。那女子似乎感受到身后刀锋,一个转头,风吹面纱,眼里充满了恐惧。

我不知道三皇子是如何拔剑杀掉了那个西渠人,救下了那个女子,我眼中唯有那女子转头的一瞬间。若说天下有生的一模一样之人我不相信,但长相相似确实有,而那女子与我太过相似。只不过她着女装,而我穿着侍卫服。

从刚才茶社,我觉得她在看我,看来的确是,若是我遇到与我相似之人,也必然会多看几眼。

回过神来,三皇子已抱着那女子翻身上马。刚才那西渠人一刀没有砍到人,只把那女子的马砍伤了。那女子靠在三皇子怀里,嘴角流出黑血,看来是中毒了。我与三皇子立刻驱马赶回宅内。

回宅后,我立刻请来大夫。三皇子吩咐让东豫传西勤回来,那个聒噪的乌鸦会医理,令我很诧异。我请来的大夫虽说是西关内最好的了,可大夫看了还是摇头,只能开药吊着。那女子时醒时昏,撑着一口气,还好撑到了西勤回来。

西勤看过后,那女子才有所好转。我对西勤刮目相看。

三皇子救人回来后就没去看过。等那女子都能下地了,亲自去书房给他道谢才抬眼看了一下。

那女子美貌非常,即使我与她有几分相似,但我穿上女装却绝没有她貌美。所以那女子已经完全不把我放眼里,眼里只有恩人三皇子了。

那女子福了福身,说道,“感谢三皇子救命之恩。”她出言突然,我诧异的看着她,但貌似只有我很诧异。我看看在三皇子身边的东豫和西勤却很淡定。当然更淡定的必然是三皇子。

但三皇子很给面子,薄唇微启,说道,“你如何知我是三皇子。”

女子虽掩饰的很好,却让我看出了些许得意之色,“素闻央嘉三皇子央堇有俩贴身护卫,名为东豫西勤。”她朝东豫西勤看去。“三皇子西渠一战后隐姓埋名,躲避央嘉太子之争。后不顾暴露身份,亲自向兵部要去了一名士兵,作为护卫赐名傅宸,想必就是这位。”她又看了看我。这女子声音动听,甚是悦耳,只是我没想到我这身份三皇子早已处理妥贴。我甚为感动。

没想到更令我感动的还在后面。只见三皇子点了点头,说道,“你与傅宸长的相似,不忍出手相帮。”

我有些尴尬,这姑娘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三皇子说与我相似才出手,我这个护卫的面子也忒大了,我担不了这么大的面子。果然那女子脸有点挂不住。

我歪头一想,不对,之前那姑娘不是蒙着面吗。

三皇子面皮不动如山,继续说道,“看来你应该是哪国的公主或者是朝臣的明珠了。”

只有皇室才会费力彻查皇室,他对三皇子的贴身侍卫都如此熟悉,果然来头不小。

这句话那女子很受用。她又福了福身,小女子正是北颖长阳公主颖娴。

我睁大眼睛,北颖就一个公主,不就是退三皇子婚的北颖公主。我看向三皇子。

只见三皇子起身走下还礼,“没想到是长阳公主,央堇竟不知。失礼失礼。”

这长阳公主抿嘴一笑,“哪里,感谢三皇子救命之恩。”

我眨了眨眼,看了看他俩,还真是缘分。

这得知此女子是北颖公主后,三皇子殷勤许多。晨昏定省,对公主的伤势嘘寒问暖。待公主恢复差不多时,更是出双入对。

我坐在院边大树上,看着长阳公主笑的千娇百媚,那俩人在一起确实是美如画,登对的很。

我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嘟囔到,“连我都觉得这里头有点猫腻,难道长阳公主看不出来。好歹也是一国公主,这三皇子天时地利人和的搭救,不令人起疑吗。”

旁边又一声啃苹果声,我知道是西勤。这小子来西关后,就没在我耳边消停过。“你应该知道之前殿下和长阳公主有婚约吧。”

我拿着苹果诧异回头,心想,不是央嘉老头表面一厢情愿要给自己三儿子骗婚北颖唯一的公主,结果让人给拒绝了吗。还顺势假装和北颖不合,反而骗去了西渠百里领土。这我都是当事人啊。

西勤见我瞪大眼睛,略显得意。“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北颖宣王爷王妃乃当今商妃娘娘胞妹。这长阳公主幼年丧母,是宣王妃养大。当年北颖莫氏之乱时曾允诺这门亲事,商妃的族人才说动陛下出兵平乱。”

我说这北颖怎么事事都顺着央嘉,原来如此。

西勤继续啃着苹果,“若不是这些年北颖那老皇帝励精图治,北颖略有起色,凭陛下英明神武,这北颖早就同南临一般向央国俯首臣称。此次提出与西渠联姻,也是惧怕央国。”

我想起这公主与西渠的婚事。面皮有点尴尬,看着玉树临风的三皇子,心想,这三皇子现在是在挽回失去的爱人,还是在搞破鞋?当然这话我可不敢说。

西勤咬完最后一口苹果,“这公主此次也是乔装去西渠一探虚实,任何女子听说自己要嫁个老头估计都坐不住,何况这北颖第一美女。”

哦,这公主还没和西渠王那老头好过,看来三皇子不是搞破鞋,不是。

我回头答道,“所以殿下在她看完那老头,伤心绝望之时出现。殿下伟岸的身姿和那老头简直云泥之别,选谁三岁孩童都知道。”

西勤摸摸下巴,看着我若有所思。

我看向园内正在给公主斟茶的三皇子殿下,接着道,“而这公主认为在权利争夺汹涌的央国,殿下也有求于她,真相如何又有何防。

西勤恢复常态,抢过我的苹果,三俩下继续啃完,“看来你也不笨嘛,不过凡事不要想的太绝对。”

我自然是不笨,只是最近感觉特别心安,而有所松懈。因为三皇子是我一心全意救回,而待我也是恩惠非常,他待我好,我自然何事都为他。

本以为他宽厚,却没想他心思如此缜密。这对公主的搭救,看似偶然,却是文章不少,我看向三皇子,发现他也正看着我们这处。我和西勤迅速退去。

临走我又瞄了一眼,三皇子神态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想那长阳公主坠入情网也无可厚非。如此出色的男子视天下无一物,而眼中只有你,这份殊荣是何等引人致胜。

我不知西勤是天生多嘴,还是别有所图。他所说的的确让我对三皇子产生了异样的想法。本以为三皇子如天下所传聪慧明理,那定然不会去趟太子之争这趟浑水,我在他身边保个平安也是上策。

可是视天下无一物的人,不就是因为眼里只有天下最有价值的东西吗。愚钝如我没看出来,而长阳公主看出来了,所以她觉得三皇子必定会绑定她来挣这太子之位。

西勤是三皇子的亲信,定然不会妨害三皇子,他如此说,那是在提醒我保平安是不可能的,若是要跟着三皇子,定然也是要趟这浑水。

今夜是我轮班。我抱剑靠着房门。屋内三皇子已入睡,呼吸绵长。我想着这些日子,想着当初与三皇子相遇时的情形。

只怕最初他拉住我的腿,也是错看了我与长阳公主相似。而留我在身边,恐怕也是为了引起长阳公主的注意。

第一次出手帮后,假意不认识长阳公主,打消她的疑惑,在第二次出手才是他打破长阳公主防备后全面铺的网。

这是张情网,他用自己做诱饵。其中略有差池,便无法成功,比如长阳公主没有中毒,比如长阳公主没有让他救她,再比如长阳公主的侍卫解决了那俩个西渠莽汉。这一个局,他布置了一年多。我心下说不骇然是假的。

我叹了口气,殿下有如此心思,必然前路也是曲折,看来我这路也定然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