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小女人当道》小女人什么意思 御姐 小女人当道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1-01-23 08:01:44

《小女人当道》小女人什么意思 御姐 小女人当道妖孽受 连载中

《小女人当道》

来源:作者:莳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贝贝,艾妮

经典小说《小女人当道》由莳莳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贝贝,艾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谁说当老师很轻松,她就不轻松!总是有那几件小事给...展开

《小女人当道》免费试读

谁说当老师很轻松,她就不轻松!总是有那几件小事给烦着,刚下完课就被林祥给堵着,说什么要庆祝一下他赢了比赛,以及和吴佳又重归于好。

趴在办公桌上,艾妮揉了揉酸痛的肩膀。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时间,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巴黎。心情郁闷,透着窗户看着只有少许蓝色成分的天空。五年来,从来没有在他人面前表现过真实的自己,整天都提醒自己要笑,要开心,不希望活的太悲伤,却不想这样的伪装还是伤了自己,难道妈***命运要在她身上轮回?

“艾妮!”乔萌敲了敲艾妮的笔记本,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又拍了她的肩膀,“下月的第一个星期日院系的老师准备聚聚,到时候希望你也来啊!”

“好啊!我一定会参加的。”办公室终于和谐了!乔萌对她已经没有以前的敌对态度。不过没有人制造麻烦觉得生活还是蛮乏味的。好矛盾,为什么每次自己做的和做完事后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乔萌见她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不想耗费时间了,如果她有心,会记住;如果无心,就算再怎么说也是无用。她只不过是为了感谢她的帮忙,而且现在还得去找黎远,他说晚上要一起去吃饭,才交往几天,不能闹迟到,“我要先走了,黎远还等我呢!”

艾妮继续揉着酸痛的肩,“你快点去吧!天寒地冻的,如果你不早点去,他会怀疑是你故意谋杀呢!”

乔萌立马拎着包离开了。

艾妮见她走后,再一次趴在桌上。院系聚会,就当打发时间吧,总比天天窝在家里的好。把书本放进包里,顺便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叶蓓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她。

听了慕容凌要离开的消息,只顾自己难受,都忘了还有一个小不点,她那么喜欢他,现在一定哭得很厉害,心里也很难过。

又是一场艰难的战争啊!

晃晃悠悠地到了爰家,按响了门铃,在门打开的瞬间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你总算是来了,贝贝在房间哭呢!太太怎么劝也不开门!”林姨像见了救命草,把她直往楼上拉。

“来了!”叶蓓一脸难色,看到她来了,脸色有些好转,“她把自己关在里面哭!我是没办法了!”

“为什么贝贝把自己关在房里?”明明已经知道原因,可心里的某一处还在期盼着。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离开的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慕容凌离开了!”叶蓓疑惑的看着她,以她的那个心眼怎么会不知道贝贝为什么会把自己关在房间呢?

离开了!真的离开了!想到昨晚的情形,心好痛,她真的让他寒了心,走的那么绝然。无意看到贝贝的房门紧紧地锁着,自嘲地扯出一抹笑,连一个小孩都知道发泄,可她呢?只能选择埋藏。就是因为怕受伤,怕悲伤,怕无果,可最后受伤了,悲伤了,两人也没有结果了。

“贝贝,是我。”

“你是谁啊,不认识!”贝贝呜咽着哭道。

小孩子就是小孩,任性就是他们的权利,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了解贝贝的心情,慕容凌的离开,对她而言,打击很大。

“我是姐姐啊!贝贝最乖了,把门打开,闷在房间里可不好,不然姐姐就要走了哦!”对付小孩子她还是有一套的,毕竟还是个老师,如果这么小的孩子都解决不了,那她还怎么混啊!

“有什么事可以和姐姐说啊!不要哭了!”

“我没哭!”贝贝倔强的回道,抽泣声却没有间断。

“那就打开门,贝贝不是想看姐姐跳舞吗?”想到前几天贝贝一直缠着她,要看她跳舞,眉头微微一动。小孩子还是先给块糖吃,接下来的事才好办啦!听着抽泣声越来越近,艾妮知道自己的目的已达到了。

贝贝打开门,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一头扑到她的怀里。

艾妮看着哭花了的脸,疼惜的搂住她。哭的梨花带雨,看着就心疼,更别谈她还在自己的怀里乱折腾,好像是个小白兔。

贝贝哭着抱着她,“慕容凌叔叔走了!”

艾妮的心一凉,他走了,为什么还要给她们留下眼泪,男人就是没有个好东西,至少要在临走前先把该干办的事办好,还得让她收拾烂摊子,“贝贝乖,不哭!”

在一旁的叶蓓松了一口气,她这个女儿也只有艾妮能拿得住。

“我们先下去吧!”叶蓓使了个眼色,林姨随她下了楼。

艾妮见她们下楼,一只手搂着贝贝,一只手关好房门。

“我好舍不得叔叔!”贝贝在她怀里哭的更凶,就像决堤的河水,没有停下的迹象。

艾妮闭上眼睛,她也舍不得啊!拼命的控制不争气的眼泪,不希望慕容凌总是左右她的眼泪,可眼睛的酸胀她怎样也控制不了。

细追下来,这儿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时她刚高中毕业,当贝贝家庭老师才不过几天。因为爰易辙是和他是同事,俩人的关系又比较好,他自然而然的成为爰家的常客,况且他也很宝贝贝贝。

他对自己应该是一见钟情。记得当时她从房内出来,他就像丢了魂似的盯着看,眼中满是柔情。

爰易辙看出了他的心思,让贝贝缠着她到很晚。他当然也明白爰易辙的用意。

其实她想立刻断了他的念头,她不喜欢这种男子,第一次见面就沉迷,这代表什么,花花公子一个!但碍于爰易辙,没有这么做,并认为只要不接受他的示好,以后他会主动放弃。况且像他这种人,日后不知又对谁一见钟情了,她只要守好本分就行。但,万万没有想到,他好像动了真情。

或许以后遇不到这么爱自己的人,也遇不到这么痴情的人,但她还是不能接受。在她的人生观里,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会被诅咒的,更何况她配不上他,自她出生就注定得不到幸福,爸爸不要她,外公外婆先后离逝,最后连最疼她的妈妈也离开了,她是天生的煞星!虽然她不信邪,但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借口!

无奈地留下一行泪,立刻用手擦去。

“叔叔一定是有什么事,以后一定会再来找贝贝的!”

“真的吗?”贝贝期盼的看着她。

“嗯!”艾妮点点头,毕竟他在这里还有个闲职,他的好兄弟也在,不可能再也不会来吧?可这能改变什么!他们注定没有交集。

“可是我害怕……”贝贝细声说道。

害怕!她也害怕,害怕自己不能坚持下来,会和妈妈一样,留守在自己的世界里,夜夜与寂寞伤痛为伴。可笑!在想什么!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她拼命地摇去脑中的幻象,把自己拉回现实,可还是情不自禁,脑中还是有他的影子。

“姐姐跳一段舞给你看,好吗?”

她要跳“风雨萧瑟”,“风”指的是人间的风云变幻,“雨”指的是世间爱的雨路惆怅。风云变幻的世间爱注定如秋风般萧瑟。相爱的人只能看着叶黄叶落,只能等待着冬天的来临。三年来他守侯一份没有承诺的感情,一次次在苦难中沉沦,一次次在痛楚中轮回,一次次在无奈中徘徊。开始了,就舍不得放弃;爱上了,就舍不得松手;爱深了,就舍不得回头了。现在终于归到原点,选择了放弃,选择了松手,选择了回头!

“艾妮姐姐,为什么要哭,是不是你很难过。”

“艾妮姐姐,我也很难过,慕容凌叔叔离开了。”

“艾妮姐姐,慕容凌叔叔走的时候也很难过,是不是他舍不得贝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