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今夕何夕之妖精的前世今生》今夕何夕电视剧免费版 LOLI控 今夕何夕之妖精的前世今生娘受

更新时间:2021-02-18 00:02:15

《今夕何夕之妖精的前世今生》今夕何夕电视剧免费版 LOLI控 今夕何夕之妖精的前世今生娘受 连载中

《今夕何夕之妖精的前世今生》

来源:作者:辰夏白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白倩,白守

《今夕何夕之妖精的前世今生》由网络作家辰夏白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倩,白守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白倩的祖母家在松阳县城和上江县城交界的地方,脚程...展开

《今夕何夕之妖精的前世今生》免费试读

白倩的祖母家在松阳县城和上江县城交界的地方,脚程快的马车,需要走两个多时辰,待白倩风尘仆仆的赶到祖母府上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太阳已经落山,暮色微凉,当身着珊瑚色披风的白倩站在老白家门口叩门的时候,开门的管家还特地揉了揉眼睛,这么晚了,一向身娇体弱的白大小姐怎么来了?连忙先派人通知白老夫人,再迎向了偏厅。

偏厅布置的相当简单,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两副茶几,六张太师椅,椅子角的颜色和椅面有些深浅不一,想必是落漆之后重新补的新漆,最值钱的属门口放的两个一人高的水墨山河花瓶了,花瓶里没有插绿植花卉,而是长短不一的插着卷好的宣纸筒,很是突兀。

白倩的祖父已经过世,现在是白老夫人吴氏当家。吴氏生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叫白玏,今年五十一岁,小儿子叫白池,今年四十五岁,小女儿叫白玥,今年四十岁。而白守则是白老太爷生前的其中一个姨娘所生。说来也奇怪,白老太爷生前有两个姨娘两个通房丫头,可是除了正室所生以外就白守这么一个孩子,白老太爷过世后听说老白太爷的姨娘侍妾太过伤心,都相继去世了。

“请小姐稍侯片刻,老夫人和老爷少爷们正在用晚膳。”管家十分恭敬,只是语气太过生硬,透露出一丝丝居高临下的意味儿来。

按理说这是白倩醒来第一次到祖母家,没来由的,白倩心里堵得发慌,似乎一刻也不想多待,“带我去见我爹。”白倩在偏厅门外的台阶前停下,“正好我也饿了。”

“小姐,这不合规矩,请小姐在偏厅小候。”

“怎么,我堂堂白家大小姐,使唤不动一个奴才?这白府真是好大的规矩!”白倩语气淡淡,眼睛直视着管家。

“奴才岂敢,请小姐随我前来。”管家瞧着今日的白倩不似以往那般好拿捏,带着白倩朝用膳的花厅走去,面上谦卑,心里头却在想着,这白大小姐本就不讨白老夫人喜欢,来的这般晚,还如此不守礼数,白老夫人可是最恨空有相貌的绣花枕头了,这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扰老夫人,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边管家引着白倩慢慢的走着,那边早有下人禀报了白老夫人,白老夫人心下暗道,好个不知好歹的丫头,瞥了一眼白守,面上却淡淡的,只哼了一声。

白守见老夫人看向自己,面色不快,连忙起身就要告罪,白守的兄长白玏却举起酒杯:“二弟来的真是匆忙,夫人身体抱恙未至也罢,怎的连自己女儿都丢在后头了,该罚该罚!”

“是,兄长教训的是,这杯酒给兄长和母亲请罪了!”白守说罢起身举杯一饮而尽。

“呵呵”白玏却放下酒杯,轻笑一声,“白倩侄女今年一十六岁,如此罔顾我白府的规矩,藐视尊卑,是将母亲不放在眼里么?二弟好歹读过几年圣贤书,难道没有好好教女儿?”

“倩儿虽是我的掌上明珠,可是礼数规矩都是内人悉心教导,今日如此想必是事出有因,大哥言重了!”

“你这是顶撞我么?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白玏忽而拔高了声音。

白倩带着小叶儿正走到门口就看到自己父亲脸色憋的通红,白老夫人一家子都看热闹一般瞧着自己父亲,一个身材高大,与白守长相有几分相似的男子正对着发难,言语之中无一不在数落白倩,连带着讽刺白守教女无方。小叶儿见小姐忽而停住脚步不前,又看到白倩面色阴沉,连忙隔着光拉了拉白倩的衣袖,小叶儿想着小姐自从醒来性情大变,平时在府里虽然不似刚醒时那般言语粗鄙,举止无形,但是脾气实在是火爆,小叶儿生怕小姐一个抓狂冲进去,那就糟糕了,可是白倩迟迟没有动作,小叶儿心下疑惑,难道小姐又转了性了?正想着,就听到耳边传来白倩的声音“掐我,用力!”小叶儿下意识就朝着白倩的后腰使劲一拧。“祖母,倩儿给您老人家请安来迟,请祖母饶恕!”只听的如山泉叮咚一般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白倩缓缓步入到白老夫人面前突然跪下,“早起父亲带着倩儿出门,都是倩儿的贪心,想着给祖母和叔叔婶婶们多带些礼,结果马车太小放不下,又重新备马,父亲是最看重礼数的,实在怕给祖母请安误了时辰,因此先行,让倩儿拾掇好马车随后跟上。”白倩示意,小叶儿领着丫鬟小厮将礼物捧到屋里头,果然品种繁多,价格高昂,都是精致的物什,白倩见席上众人被晃花了眼,又加重了哭腔,“倩儿自从落水身子还未大好,底下奴才顾及孙儿身子,不敢使劲赶马,竟然耽误了这么许久,都是倩儿的错,倩儿给祖母斟茶认错,请祖母看在倩儿一片孝心的份上,饶恕倩儿。”

白老夫人被白倩突然下跪认错的举动惊了一惊,只看到白倩面容疲惫,眼圈发红却强忍眼泪,身子跪的笔直,一片真挚之情,况且白倩也是想多尽孝心才来迟的,毕竟白守只有这么一个嫡女,如此再责难只怕白守要为着白倩出头也不一定,若是白守出头,和白守闹僵不划算,白玏的长子可是到了说亲的年纪,到时候聘礼还要白守帮衬一把才行,思及此,白老夫人看向小叶儿,“好个没心肝的东西,你家主子身体娇贵,又坐了一路的马车,还不赶紧扶了起来,我的好孙女要是有半点差错,我可拿你是问!”

小叶儿连忙扶了白倩起身,白倩起身,再朝白玏福了一礼,“大伯,侄女——”话音未落,白倩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倩儿!”白守顾不得许多,快步朝白倩走过来,“应德,那我的名帖,去找倩儿的大夫来,要快!小叶儿,将小姐先扶到我房里,母亲,儿子先退下了。”说罢,转身就走。

“母亲,这白守也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白玏还在为刚刚的时候耿耿于怀,“您怎么就这么轻易饶了那个丫头!那白守的家产何止这些,烨儿可是到了说亲的年龄了啊!”

“我就是为烨儿考虑才得顾着白守的面子。你别看白守平日对我毕恭毕敬,可是白守不傻,刚要是硬要责难白倩,白守或许肯点头,但怕是要生了裂痕,往后再要他帮忙,可是不肯尽心了。何必因小失大。”白老夫人屏退了旁人,只留了白玏。

“一会儿去瞧瞧那丫头。”白老夫人不容置疑的说,“我倒要看看,那丫头在耍什么花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