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郁先生的掌心宠又逃了》墨先生的掌心囚 字母文 郁先生的掌心宠又逃了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2-18 20:03:27

《郁先生的掌心宠又逃了》墨先生的掌心囚 字母文 郁先生的掌心宠又逃了免费阅读 连载中

《郁先生的掌心宠又逃了》

来源:作者:xu许如笙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陆宁然,陆安然

《郁先生的掌心宠又逃了》为xu许如笙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小楼客厅里,家政琴婶正在摆放餐具。 端坐在...展开

《郁先生的掌心宠又逃了》免费试读

小楼客厅里,家政琴婶正在摆放餐具。

端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女人五指纤细,正用松香优雅地擦拭着小提琴弓弦。

她穿着一身得体的小香风套装,身材纤秾合度,栗色的长发盘着大方又婉约的高髻,已过四十岁的年纪,却因保养得宜,脸上岁月的痕迹浅淡。

琴婶打点好饭桌后,恭敬地朝女人请示:“太太,可以用餐了。”

宋凌瑛小心翼翼放下擦拭妥当的小提琴,站起身的瞬间吩咐琴婶:“去楼上请二小姐下来。”

琴婶应了,转身上楼。

另一位刚从厨房忙碌完的佣人云嫂出来,看见宋凌瑛摆在沙发上的小提琴,自动自觉地要着手收拾。

宋凌瑛制止她的动作:“先摆那里晾晾,别那么快收起来。”

云嫂“哎”一声,用拉家常的语气跟宋凌瑛说:“二小姐接回来了吧?”

“我在这呢!”话音未落,轻快的女孩声音从楼梯上赶下来,女孩正是花一样青春少艾的年纪,眉梢眼角处处透着青雉,却不妨碍她完全继承了母亲婉约柔美的长相。

她是刚从中学回到家,衣服已经换回了居家的睡裙,整个人充满清新的朝气,手里还举着手机,对宋凌瑛晃了晃:“姐姐给我打电话了,说中午回来吃饭。她就快回来了,我要等她一起!”

说着,眼光往饭桌上一扫,噘着嘴道:“云嫂,快去厨房再拿一副碗筷。放在洗碗柜最底层的那副。我和姐姐吃姐妹碗!”

相比较她的兴奋,宋凌瑛的神情则稍显淡薄,漫不经心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和女儿随口聊开:“哦?她说回来?怎么中午就回来了?周五下午就没课了吗?”

陆宁然在母亲对面的位置坐下,杏眼滴溜溜一转,压低嗓音略带神秘地和母亲说:“姐姐今晚好像要去见郁家的长辈。”

宋凌瑛听说,淡漠的表情这才浮起一丝笑:“哦,那的确是该回来好好准备准备的。”

陆宁然向来机灵,观察了下母亲的神色,那双漂亮的水眸渐渐低沉下去:“妈!你是不是拿了郁家什么好处?所以才这样催着姐姐和那个郁自谌的婚事,你不知道姐姐其实有自己的……”

“有自己的什么?”宋凌瑛妆容精致的眉眼一凝,脸已经板起来。

刚才厨房拿好碗筷出来的云嫂已经听见客厅母女的对话,赶着给自家主子帮腔:“你这孩子!怎么跟你妈说话的?你妈做什么事,不全都是为了二小姐你的好?”

云嫂和琴婶不同,她是宋凌瑛还在宋家做女儿家时就给她帮工了,在家里算得半个主人。

宋家是深市里排得上号的大户人家。当初陆子续原配关蕙去世,宋凌瑛嫁给新任市长的陆子续,也算是商政联姻的典范。婚后云嫂跟着过来照顾宋凌瑛这个家多年。

陆宁然本来差点脱口而出某些秘密,但是一想到姐姐从来不愿跟人提起这些私事,便硬生生改口:“姐姐有自己的未来计划。她要考研,读完研还要出国留学,读博士……”

宋凌瑛知道自己的女儿跟她那位同父异母的姐姐感情深厚,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无奈打断她:“好啦,结了婚也照样可以读研读博。郁家难道还会苛待她,不给她干这些?”

陆宁然撇嘴,还是觉得替姐姐委屈:“总之,姐姐是不想随随便便和男人结婚的!”

宋凌瑛不满女儿的话:“什么随随便便?这事儿你父亲那头也是同意了的!这样做是对你姐姐好,也是对你好!”

陆宁然眼圈突然一红:“好什么!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有什么好?我早就知道了,因为外公的公司出了问题,志城说可以给你们投资,你们就牺牲姐姐!”

宋凌瑛把手里的筷子“啪”重重一声搁在饭桌上,神情冷肃:“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郁氏家大业大,是深市财阀的顶梁柱。你姐姐嫁进去就是少奶奶,荣华富贵享不尽,这怎么就是牺牲她了?”

陆安然进门,在玄关处换鞋的间隙,听见的就是客厅里母女争执的这番话。

她有意把门重重撞回去,惊醒了客厅里的人。

琴婶从里头迎出来,笑道:“是大小姐回来了?”顺手替她接下书包。

陆安然穿好棉拖,就看见小跑过来迎她的妹妹,她拉着妹妹的手仔细看看,果然发现陆宁然眼圈泛红:“多大的人了,还和自己妈妈拌嘴?”

哪怕只大陆宁然四岁,陆安然在她面前仍然是一位可以比肩母亲,让她深深依赖的大姐。

陆安然牵着妹妹来到饭桌,朝端坐在位置上的宋凌瑛打招呼:“凌姨。”

宋凌瑛轻轻点头,在继女面前,怎么也不能像跟亲生女儿一样说心里话,只道:“快坐下吃饭吧,不知道你是中午回,也没提前吩咐云嫂她们准备你爱吃的菜。”

“没关系的,我在学校住久了,没机会挑食。”

陆安然和陆宁然并排坐下。

陆宁然把自己特意准备的碗具挪到陆安然跟前:“姐姐看,这是我昨天跟妈逛超市买到的,像不像莲花?我买了两个,以后就拿来做我们的姐妹碗!”

陆安然笑,被妹妹的天真感染了。

宋凌瑛却接话:“什么姐妹碗,这明明就是夫妻对碗。莲花呀,是富贵、吉祥、爱情的象征。安安啊,你妹妹买这套碗具送你,合着是祝福你觅得良缘的意思。”

陆安然表情一僵,抓着碗筷的手紧了紧。

陆宁然直直朝强行曲解意思的母亲飞了个眼风。

吃饭的时候,宋凌瑛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听你妹妹说,你今晚要去见郁家的家长了?几点钟去?我好给你打点一下。”

“只是去见郁先生的姨母而已。”陆安然淡淡道。

宋凌瑛却笑逐颜开,全深市的上流圈子都知道,郁自谌自幼丧母,从小养在母族那头,跟自己姨妈情如母子,见姨母不就等同于见家长了?

“那也要好好准备准备才是。郁家这样的大家族,对未来的女主人肯定要求严苛。待会你午睡一下,起床了我陪你去美容院做做保养,头发也得正式一点。”

陆宁然见不得母亲这副过分热络的模样,低低道:“上赶着!”

“宁然!”宋凌瑛叱她,“你在学校怎么越来越不学好,连最基本的礼貌尊重都不懂了?吃完饭给我进房间去好好反省自己,不许去打扰你姐姐休息!”

陆宁然干脆把碗丢下,转身就朝楼上跑了。

宋凌瑛看着女儿饭没吃几口,心底暗叹一口气,却还记着稳住陆安然这头:“安然,你妹妹的浑话,你别往心里去。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啊,就是整天沉溺在那些个不着边际的情情爱爱里头,认不清现实。”

陆安然搁下饭碗站起来:“我把饭给她送上去吧,免得饿坏了下午上不好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