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魂缚》缚魂足印番外 第一章 天地苍茫梦初醒 魂缚小说完结版

《魂缚》缚魂足印番外 第一章 天地苍茫梦初醒 魂缚小说完结版

发布时间:2020-01-18 00:11:4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暮樾 状态:已完结

新书《魂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暮樾,主角花复月,回云山,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还能重新回到这片土地上,即使已经物人皆非,眼前的繁华更盛昔日,却不属于我,也不属于我玄凰族人。我远远地立在灯塔

魂缚

推荐指数:10分

《魂缚》在线阅读

《魂缚》 免费试读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还能重新回到这片土地上,即使已经物人皆非,眼前的繁华更盛昔日,却不属于我,也不属于我玄凰族人。我远远地立在灯塔之上,云山清冷的夜空被眼前的繁盛夜景所染上了一层浓郁的疲惫,灯火照亮了九天的悬空。

上次从密室中走出离开云山之时,这里都还是杂草丛生的荒野,如今不过几日却换了一幅景象。耸立的灯塔烛光鼎盛,像一把燃烧着的利剑,刺破天空,我抬起手,光华穿过了我虚无飘渺的身体,风吹动着,烛火颤动着,光芒落到了灯塔上摇曳着斑驳的暗影。

是的,我已经死了,在两百年前的某个暮色正浓的下午后,我就已经死了。我的亲人,我的家族,在那天就已经全部灰飞烟灭。如若不是整个穆家齐力自毁内丹强行催动秘术将我的灵魂抽出肉身,禁锢在密室之中,我也早就随着夕阳的那阵暖风,一起消散在这个世界上。

穆子弦,你为什么不死?

穆子弦,我为什么不死?

我看着绚丽的云山之巅,那几乎黯淡下去的月华,痛苦地闭上眼睛。我为什么不死,在那个暮色如血的时刻。父亲,伯父,伯母,还有我年幼多病的弟弟子安,自毁内丹,未承受火刑之时就先护住我先行一步去了。

从此我在沉寂如死的密室里整整呆了两百年。

那场天火刑实在是太可怕,所有穆家人都被烧毁肉身打散魂魄,除了被掩藏下来的我。即便是灵魂被救下,肉身被毁的那一刻,痛苦还是烙印在了灵魂上,长久不能忘却。

那些日子,那些被禁锢的日子,我每天只能在黑暗的密室中修习术法,百年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辗转地让记忆有些模糊起来,当时的我不知道那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我还能坚持多久。虽然有些恨,但更多的是已经释怀的坦荡。

如果,没有人在百年之后火刑之气消散之后来寻找我,亦或者没有魔气侵蚀结界,我将永远在黑暗之中,挣扎,再挣扎。

不知道为何还会想要回到这里再看一眼,这是我自小生长的地方,虽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扫了一眼远方的街灯,跃身而起,向远处的繁星般的亮明夜景飞去,呼啸的寒风在耳边唤醒我的思绪,将脑海中一丝丝杂念逼了出去。隐约的耳边开始有欢乐声,那茂盛的松树之后,许多条长长的街道交错着,两旁摆满了各色的物品。我侧身躲藏在松树之后,看见烛火通明照在人们开心的脸上,泛起着青色的惨白,我心生警惕。

然而奇怪的是我感受不到妖魔之气,万象皆诡异,却找不到实在的根据,从前的魔气似乎被什么力量隐藏了下去,上次离开云山之时还是一片废墟,而此刻幻境般的盛大街市交易却令人恍如在梦中行走。

正思索着,身后有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姑娘,可要买只簪子?只要一双眼珠子就可以换取了。”我猛然转身,只见一个身穿大红棉袄的老NaiNai,花白凌乱的发髻下脸色有些惨白,笑的有些和蔼,细细看着却隐隐升起莫名的阴寒。我暗暗捏起了咒术,只待她再往前推动木车我便出手,突然有个小女孩旁边街道跑来接过簪子插到头上,在头上比划了几下,似乎很喜欢,于是笑吟吟地将一双血淋淋的眼珠子放在老NaiNai手里便将簪子插到头上跑开了。

我顿时觉得通身生寒,再次定目细看时,老NaiNai依旧问道:“姑娘可要簪子?”扑簌簌地落下了一身皮肉,我厌恶地挥出法杖,紫光穿透老***头颅,头骨顿时炸开,发出一股腥臭,身体也化作一堆白骨,散落在地上。木车上的簪子也变成了一节节森白的白骨,在烛光中透出一层冷光。周围的人听到声音看过来,本是诡异的场景,可他们只是淡淡地扫过一眼,丝毫不以为然,继续各做各的事,似乎眼前发生的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我跳上松树顶端,再次用心看向繁华的闹市,正愁着如何打破眼前的迷障,街道的灯光明亮地照耀着让眼睛有些疼痛。本是交错的几条街道忽然之间想被不知名的力量扭曲起来,像在蒸腾的水雾无法看清,有许多扭动的人脸张合着嘴,不停地问道:“姑娘可要这胭脂?”“姑娘可要这珠花?”

心里有些烦躁,便闭上眼睛,不去看眼前的一切,耳边声音沉杂,默念起了清心咒。周围的气息开始凌乱,跟风声交集,这些气息不停地聚集,变成了一张黑色的网,将我团团包围,一寸寸收缩过来。我按住眉心精心辨认,在凌乱中忽然露出了一道缝隙,心中一凛,便抽身像那道缝隙飞去。

四周皆静,我睁眼一看,又回到了灯塔之上,远处闹市依旧,只是原先交错的街道只剩下了一道长长的街道,向远处无限地蔓延,像一条流淌的河流,依稀的人影走动,窃窃私语。墨黑的浓雾开始从四面八方涌来。

我冷冷地看着云山的灯火通明,长街延伸着触到了天边,火燃烧着天幕,我抬起左手扣起无名指和食指,右手凌空出现了一根通身紫芒的法杖,法杖上紫光大盛的珠子压制了夜幕的黑色烟雾的流动。月光似乎在那一刻苏醒过来,明亮的月光刺痛着眼睛。

此时灯塔的烛火像被我惊动了一般,惊叫着熄灭在黑暗里,夜色泼墨般迅速淹没了灯塔。与此同时,大街上繁华的胜景一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骷髅各处,孤坟散立的荒野景象,像是先前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一场美好的梦。魔气有些慌乱地蹿动,然而有股精纯的力量暗暗地从地底涌起,身体一热,那是有些熟悉的血脉感应。这股力量,就是之前制约魔气蔓延的根本源泉吗?这样熟悉的血脉感应,是来自玄凰族,虽然我血脉传承低微,却还是感受到了。

我抛起法杖,双手迅速扣了一个结界,紫光形成一个光圈将我包围住,法杖悬浮在跟前,散发着祥和的光芒,抵御着夜色中汹涌澎湃的魔气。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有人胆敢破了这里的幻境。真是让我兴奋呢。”我转头,一道黑影出现在我身后,玄色的长袍披风紧紧地裹着,银白的长发从黑袍之中流出了三分,苍白的脸上却挂着慵懒的笑意。夜色冷风之中,他拉紧了飘起的披风,从流动的气息可以察觉,他明显是曾经中过寒毒,没有及时得到清除,导致寒毒攻心,体寒畏冷。

下一秒,紫芒闪过,我已经消失在他眼前,悬浮在空中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外面罩着一件厚实的披风在风中簌簌地响起。银白的长发下是绝美的容貌,倚在灯塔的边缘懒洋洋地看着我,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笑的格外恬淡。他看着眼神冷冽的我,额前闪现出紫芒星,眼里闪过稍纵即逝的惊讶。

“紫芒星,六合杖,玄凰穆家。”银发男子微笑道,“没想到啊,在相隔两百年后,还能再和穆家人交手,穆子修是你的哥哥吧。”

我面无表情地握紧六合杖,说道:“穆子弦。”

甩手一挥,六合杖幻作六根。“一合:沐清风”,顿时夜色中的魔气挣扎地更加激烈,发疯似的搅动起来,紫光大盛,冲向天幕,我迅速掏出两道符咒,对着银发男子指过去,男子笑起来:“你竟然对我使用定身咒,这种符咒不是三岁孩童用的吗?”

我在盛光之下微微一笑,在他错愕的表情下,全身都结起了薄冰,他痛苦地结了几个手印,迅速封住了全身经脉,转过冰冷的眼神似乎要刺穿我的身体。

“你以为,就只有两道符咒吗?每道符咒中隐藏了半张寒气符,你玄衣紧裹,脸色泛白,明显是体质阴寒,寒气符虽不致命,但有你好受的。”说完漫天的紫色雨滴砸下来,银发男子挥袖之下,雨滴洞穿了他的手掌。

我清楚地看清他发怒的眼神,从袖中抽出一柄银色的佩剑,化作一道影直接向我进攻,拆了十多招后,我后退了几步。

“二合:听残雪。”先前消减的雨滴顿时化成纷飞的白雪,从我的身边开始飞散,银发男子望着开始破裂的结界,笑道:“看来穆家的术法都传给了你啊,你倒是能同你哥哥比一比呢。记住,我是魔族的左护法思君,下次相见,不死不休。”

说着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夜色当中,周围的魔气也开始沉寂,月色清冷,我收起六合杖,再次感应那股熟悉的脉力之时,却如石沉大海,再也没有感应。我跳下灯塔走在残垣断壁之间,心里只有浅淡的麻木,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悼念逝去的时光。那些骨骸,有族人也有敌人的,分不清彼此。

恩恩怨怨没有办法躲避,可是到头来还不是剩下这些骨骸在这里风化,随风而逝。不管如何,甘心也好,不甘心也罢,时间的繁华一切都已经远去,多少生命终成枯骨,多少岁月都抵不住风沙的掩埋。

重任在肩,不能负,我再也不是活着的穆子弦了,在我死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我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活着了。玄凰族,这个曾经问鼎八荒的种族,终是逃不过一天沦亡的命运。

皎洁的月光穿过我的身体,落到地上,溅起了微微的凉意,梦已经醒了,梦是噩梦残酷着,现实也是残酷。我转身飞速离开,消失在浓厚的夜色中。

魂缚

作者:暮樾类型:职场状态:连载中

新书《魂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暮樾,主角花复月,回云山,是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还能重新回到这片土地上,即使已经物人皆非,眼前的繁华更盛昔日,却不属于我,也不属于我玄凰族人。我远远地立在灯塔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