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泣血柔情之卿本佳人》快穿之卿本佳人 第五十章以毒攻毒 泣血柔情之卿本佳人冰山攻

《泣血柔情之卿本佳人》快穿之卿本佳人 第五十章以毒攻毒 泣血柔情之卿本佳人冰山攻

发布时间:2020-02-13 12:16:3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沉静的狐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沉静的狐原创的婚恋小说《泣血柔情之卿本佳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柳墨凡,陌瑾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水无忧撇撇嘴,这位一看就知是个莽撞的汉子,不愿于他纠缠,也不愿给他机会,身形如影一闪而动,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向那汉子的胸口,一击而

《泣血柔情之卿本佳人》 免费试读


水无忧撇撇嘴,这位一看就知是个莽撞的汉子,不愿于他纠缠,也不愿给他机会,身形如影一闪而动,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向那汉子的胸口,一击而中后,身影已立回原地,仿若他刚刚根本不曾移动过一般。

而那个挥锤攻向水无忧的,人高马大的汉子,只觉眼前一花胸口一痛,人便倒飞回自己的军营中,不仅砸倒了一片人,两把大铁锤也脱手飞出,将自家营中士兵砸的哭爹喊娘,乱作一团。

而于此同时,一支利箭早已于人后瞄准了水无忧,此时利箭破空而来,水无忧衣袖一卷,箭已拿在手中。

原本失望至极的高寒锦,见他徒手抓着那支喂了巨毒的箭矢,翻来倒去的抚摸打量,心中满是为弟弟高寒衣报仇的欢喜,完全沉没在报复的快意之中,胞弟的死让他悲痛万分。

自认毒箭上的毒沾者必中,没有自己的独门解药必死无疑,完全没去想本该中毒死去的肖逸飞怎会活到现在这个问题。

水无忧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猛挥手那支箭脱手飞出“扑“一声刺中大周一位将领的左肩处。

那人痛呼一声,瞬间便脸色漆黑,高寒锦等人面色大变,忙不迭的从怀中掏出解药喂那人服下,又抬手抓住箭柄将箭拔了出来,掷在地上。

周围的将士忙向后退离几步,如遇洪水猛兽一般,可见此物毒性如何。

冷眼旁观的水无忧悠闲的看着这边的忙乱,好看的唇角缓缓勾起。

高寒锦正欲叫人为受伤的人包扎伤口,忽觉刚刚拔箭的右手一阵麻木,渐渐传遍全身。

常年使毒的他心知不妙,反手一看,手心已是一片乌黑,本能的望向刚刚拿箭翻看一番的面具少年,却看到对方唇角微微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高寒锦心中一凉,暗悔自己太过大意,没想到自己常年打雁,今日竞让雁啄了自己的眼。

在他栽倒前,他听到了陈元帅下令撤兵的声音,与城墙上启钥将士的欢呼声!

大周退兵了,启钥将士一吐连日来的不快,加上肖逸飞的归来,带回的水无忧一展身手,连斩敌营数员大将,狠狠挫了大周的士气,真可谓是双喜临门!

肖逸飞与肖逸尘兄弟二人草草包扎了一下伤口,便站在阵前为水无忧掠阵,其间肖逸飞已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清,此时真正见识了水无忧的本领,与毫不留情的狠辣手段后,才打消心中最后一丝疑虑,对水无忧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而他们的父亲,肖远肖大人也急冲冲下了城来,打开城门迎接贵人,当他看到幼子无事时,便猜想是与他同来的少年救了幼子的性命。

刚刚又在阵前出手连救长子两次性命,于肖家而言,此恩重于泰山,更何况他还助自己退敌,连折大周几员虎将,他又怎能自持身份不出诚相迎?

在他身后是一众将士,个个满脸喜悦与敬佩之情,对水无忧可谓是心悦成服。

龙行虎步笑声爽朗,肖远出城来不与二子说话,见面便是拱手弯腰大大一礼,“多谢少侠救命之恩,守城之德,大恩大德肖某等永记于心,请受老朽一礼!”

水无忧抬手虚扶一把,内力将肖远帅托着起身,“肖元帅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肖大人不必挂怀!”

被内力托起的肖远,惊讶于眼前少年不俗的内力,稍一愣神后爽郎地道:“少侠,好深的内力,肖某佩服!请少侠入城,随肖某到府上小住,明日肖某再设宴好好款待少侠,请!”

说完作了个请的手势,水无忧自然不会客气,便在众人的簇拥下入了神陨关的城门,肖家二公子肖逸欢带人搀扶着受了伤的长兄与小弟紧随其后。

肖元帅的府邸内,肖家父子陪同水无忧在客厅落坐,肖家兄弟已将伤口包扎过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衫。

肖远看着衣衫纤尘不染的面具少年,此刻正优雅的端起茶杯品茶,心中五味杂陈。

刚刚肖逸飞已将被救的经过与如何赶回到关下的情况一一告诉了自己,但作为守城元帅的自己,不得不对面前这个少年的来历怀有疑虑。

他将启钥皇族的所有人员都过虑了一遍,作为启钥王朝百年家族,对水姓皇族知之甚深,可并无水无忧这么号人物的任何蛛丝马迹,这让他对水无忧的来历与身份有了兴趣。

对水无忧并没有拐弯抹角的试探,而是单刀直入,“水少侠,肖某有件事想请少侠解惑,因肖某负责神陨关的防守,所以有些事肖某不得不慎重对待,还请少侠谅解!”

水无忧微微一笑,轻轻颔首道:“肖元帅有事不防直说,无忧有问必答!”

水无忧心知他想要问的是什么,也没准备隐瞒,也早料到他会有此一问了,既然他想要知道,告诉他也无防。

见他胸怀坦荡举止如常,肖远不知为何心中松了口气,隐隐觉的是自己多心了,但话已出口,该理清楚的还得理清楚,于是也就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不瞒少侠,水乃启钥国皇族姓氏,虽也有其他水姓之人,但却十分少见,今闻飞儿提起少侠也是水姓,不知少侠与我启钥皇族可有关联?”

水无忧放下手中茶盏,看了肖远与肖家三子一眼,轻咳一声才道:“既然肖元帅问起,无忧自会如实相告,不过…“

他话锋一转,神情变的严肃起来,面具下的星眸幽深若寒潭,欲言又止。

肖远人老成精,又岂会看不出面前少年的意思,心中暗忖“莫非此子来历真有问题?“他对在坐几人使了个眼色。

“父亲,我身体有些不适,就不陪您和无忧兄弟了!“肖逸飞道。

“对啊,父亲,大哥的伤也不轻,也是时侯去喝药了!”肖逸欢扶着脸色苍白的肖逸尘三人联袂起身,施了一礼后离开了,待三人与侍候左右的下人退下,

看出了苗头的其他人,也忙一个个起身借口离开了。

待房门关好后,他才严肃也郑重的向水无忧施了个大礼“少侠,事关重大,还请少侠多多包涵!”

见无关人员已经退下,水无忧才又接着道:“肖元帅客气了,不过我希望肖元帅能对今日之事守口如瓶,除了水皇之外,不能对任何提起!”

看着他如此慎重,肖远的心不由得一沉,郑重其事的点头应下,并且发下誓言,今日对话决不会对除水皇外的任何提起。

水无忧外放神识,察觉到四周并无第三人时这才从虚鼎内取出一块玉佩,交到肖远手中。

泣血柔情之卿本佳人

作者:沉静的狐类型:婚恋状态: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沉静的狐原创的婚恋小说《泣血柔情之卿本佳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柳墨凡,陌瑾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水无忧撇撇嘴,这位一看就知是个莽撞的汉子,不愿于他纠缠,也不愿给他机会,身形如影一闪而动,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向那汉子的胸口,一击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