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缚凤于渊》缚凤学院漫画图片 第十九章 大婚 缚凤于渊蕾丝

《缚凤于渊》缚凤学院漫画图片 第十九章 大婚 缚凤于渊蕾丝

发布时间:2021-01-13 12:04:1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长风暖暖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西勤,西渠的小说《缚凤于渊》此文是长风暖暖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虽然没了颖荣,我做了公主回宫,却没有一个下侍对我

缚凤于渊

推荐指数:10分

《缚凤于渊》在线阅读

《缚凤于渊》 免费试读


虽然没了颖荣,我做了公主回宫,却没有一个下侍对我面露惊惧。即使老皇帝要见我却也是安排远远相见便带我匆匆离去了。

我不知颖荣去了何处。

我像长阳公主平时去誉王府见过两次誉王后,推托天气炎热便没有再去。央堇伤已好,我觉得不见面为好,我心下还是不太释然。

我也不去管他们谋划之事,如之前所承诺,央堇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我在长阳宫时常发呆,长阳宫内书籍,画本虽多,我却又不知如何为好。此地对于我陌生的很,又是公主生前住过,我觉得别扭。

我换了一个寝殿,却还是觉得束手无策。

我一人在宫中,度日如年,心想着我命运怎会如此的难。再想颖荣已是不能,即使我与他见面,我也不能让他等我,我与央堇的承诺,可能真是要耗费一生。

即使我承诺了央堇,我却也不知前路有多远。小时夫子与母亲总说我执着,爱钻牛角尖,我想,我此次钻的牛角尖恐怕没那么容易出来了。

七月末,北颖帝病重。我坐在皇榻前看着眼前枯瘦的老人。北颖帝一生为人称颂,为他对北颖的竭尽全力,为他对皇后的一片痴心。

然而北颖现状却是豪门盘节,仕官痈滞。这个老人到了晚年却只能花全部精力与北颖各党派势力斗智斗勇,保护他的百姓和女儿。

历代帝王像他一般只有一个皇后的少之又少,后宫往往是帝王用来牵制前朝的工具。他为了不负皇后,必定艰难万分。

我看着他苍老的脸,想着他必定一生耗尽心力。

他爱自己唯一的公主,尽了最大能力让她继位。然而今日坐在他身边的却是个假公主,即使他的亲弟宣王在帐外,也只是沉默不语。

他张了张嘴,喊了声,“娴儿。”我轻声道,“我在。”

他艰难的睁了睁眼,气若游丝,“誉王他有野心,朕怕你,怕你…”

我握住他的手,说道,“我知道。”想起已悄悄葬入皇陵的长阳公主,我眼中泛起水泽。

长阳公主何尝不知,对央堇却仍似飞蛾扑火。央堇不可能像北颖帝一般一生只有她,她也知道。

老皇帝叹了一口,说道,“罢了。朕要见宣王。”

宣王走入帐内。

北颖帝艰难的开口,“子鹿,莫氏之乱鸿儿为救你我自杀于阵前,你莫忘。”

宣王眼中竟有泪花,“皇弟不敢忘也不能忘。”

北颖帝掀了掀眼皮,气若游丝,“娴儿是鸿儿唯一的孩子,你,你定要护她,护她周全。”

宣王跪了下来,如此豪放的男子却是眼泪纵横,“她很好,她们都很好。”

北颖帝嘴角露笑,竟是没有了呼吸。他没有等到长阳公主与誉王大婚,只是拟好了诏书,传位于长阳公主。

长阳公主为北颖女帝。

登基大典设在了一年之中最热的一天,七月大暑之日。我坐在长政殿外接受百官叩拜。

烈日阳光照的我头晕眼花,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随后我虽在长政殿公干,但朝政都是由念平生接管。我下诏书封念平生为左丞,北颖老丞相为右承,连连接到了数十封请愿书,说此举不可。

我或者说念平生全然不顾。这不是我该操心的。

夏去秋来。长阳公主与誉王大婚在即,我耳中时常听到天下猜测这誉王会夺皇位。

我想这长阳公主如此喜爱誉王,定然不会理会,我自然也不理会。

只是这宫里的婢子内侍却让我头疼。我入长政殿后,服侍的内侍换了几次,却都是碎嘴的很。

十月初六,长阳公主与誉王大婚。

时近晚秋,我身上的婚服没有让我像盛夏登基时那么难受。婚礼礼毕后,我让央堇坐于我皇位旁,扬起龙凤交翔的袖袍,对天下道,“今日朕与誉王结成夫妻,日后夫妻同心,誉王与朕会共同担起治理北颖之重任。”

长政殿外,念平生带头拜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殿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央堇与念平生素来知控制人心之法,我是陛下,央堇是殿下。

我与央堇除大婚之日同房外,并没有住一起。本来我想大婚礼毕后便与他分开,央堇指了指层层纱帐外的内侍。若是新婚之夜我与他分开,就算我与他居住的锦华殿,他控制的再严,也会走露风声。

我安静坐下。

我看着身旁的他,看着红帐喜烛,从未想过我此生大婚竟然是这般光景。不是我与他成婚,是北颖公主与他成婚,这是假的,却依然让我心伤,我不知今生是否还有机会与一心人真正的成婚。

我与央堇坐在床榻之上,相对无言。我与他本身就是假夫妻,我也不知如何开口,索性就不开口了。事已至此,我已半送北颖于他,也算兑现了我的承诺。

却听得外头内侍唤道,“陛下。”我想起这夫妻新婚之夜必定不如我们这般坐着过夜的。可如何是好。我心内叹气。

央堇却搂我躺下。

我只好与他同榻而卧。我不知他何意。只能呆在他怀里不动,心想他堂堂一个皇子也不能与我同房。

可如此这般躺着,我也尴尬万分。心想着这皇宫内怎的夫妻新婚之夜还得这么多人看着,就怕有假不成。

我对男女之事并不是不清楚,当初与颖荣在伶人柳巷穿梭时也见过几次。我眼睛转转,轻声说道,“殿下,我是不是得叫两声。”

央堇转头过来看我,烛火在他眼中跳动,我看不出情绪。他转过头一手盖眼,一手将我搂在怀中。

我见他久久不说话,这么搂着也不是办法,难道一夜这么过?

我心内想着如何瞒过内侍,央堇却沉默不语。我心下开始有些凉意。若是长阳公主未死,今日同他洞房花烛的必然是她。也不会如我这般左右为难。

或许央堇想起了长阳公主,或许把我也当成了她。他搂我越紧,我心下越凄然。我做这假公主,并不代表我得做长阳的替身。

我退出央堇的怀抱,披上置于一侧的婚袍,赤脚走出了殿外。内侍急急跟上,轻喊,“陛下。”

我未回头,说道,“床太硬。”

从此,北颖开始了五国从未有的双帝模式。我与央堇在长政殿内,一人一把龙倚。我从未修学过政务,繁复冗杂的朝政奏议让我头疼,两月后我病了一场,此后便推托身体不适不再早朝。又过起了幽居宫中的生活。

北颖的冬天十分冷,我天天窝在锦华殿内烤地龙。宫中生活实数枯燥,我又不能向央堇抱怨,只能忍着慢慢习惯。

最近我喜欢上了看画本。长阳宫里画本精良,又多,我差人全部抬到了锦华殿。

冬去春来,过完年我的一身懒骨头才散开。我觉得这半年太养尊处优,便开始日日晨练。

我与央堇虽同在锦华殿却不同住。他住东殿,我住西殿。宫内外都传新婚之夜我对他房事不满,我满头大汗。

央堇却不以为意,而各种猜测却时常传入我的耳中。虽内侍房定期记录我与央堇同房的日子,但我已近半年没怎么见到他。

一日我晨练完,问东殿的内侍,“殿下可起身了。”内侍答道,“早起了。”我知道他会成为一个好皇帝。

我在锦华殿外等他。没一会就见到一身玄黑龙袍的他出现在了眼前。

他见我,吩咐内侍为我取来外衫。我晨练的确穿的少,而春意料峭。

我走到他身侧,他面有愉色。

我问道,“红绫在哪。”

他眼中一晃而逝的失落。

我不知他失落什么,即使我猜到红绫是他安排的,那又如何呢,我与他如今在一条船上,他又介怀什么呢。

我未等他说什么,便走回了西殿。

这半年我想明白了许多事,深沉如央堇,是不会让我看出情绪的,若是我看出了,十有八九便是他有意为之。

而这些,即使我看清了,也是无能为力。我没有那个心性对抗他的权谋。

一日未到,红绫就跪伏在了我西殿内。我笑道,“你知我是谁,又何须下跪。”

红绫不起,“一切都是奴婢顺水推舟,陛下莫怪殿下。”

顺水推舟,舟又从何来。我坐回软榻,甚觉疲惫。

我说道,“如今再去探那真真假假,又有何意义。”

可能她想了一肚子的话,却没想到我对于那些全然不在乎,她看着我,久久说不出话来。

我最近实在被那碎嘴的内侍婢子搞的头疼脑热,但又不想去处理。我找来红绫,就是想让她待在我身边。红绫对央堇忠心,如今我对央堇有利,她待我自然也忠心。

红绫果然好本事,三下五除二便帮我解决了北颖豪门旧臣送来的内侍婢子。

我叹为观止,我绝无她那般手段与本事。

耳旁子终于清静了。

我在这无亲无故。央堇与我的那些算计和权谋又令我介梗在心。我要来红绫也想有个伴,不然深宫处处是算计,我心累又寂寞。

红绫能与我说说话也是极好。我心下也高兴。

红绫帮我梳着头,说道,“陛下知道那日殿下怎么同红绫说的吗。”她说的是我向央堇要她那日。

“殿下说,陛下素来会忍。”我呵呵笑了下,心想,论忍功,我与央堇相比,甘拜下风。

红绫继续说道,“殿下说,你去她身处,为她解决些麻烦。“

呵,听这他早已知晓我被北颖豪族旧臣日夜叨扰,却不闻不问。我想我若哪日真被北颖朝臣说动,废了他这个帝位,我看他还不闻不问。

红绫却看不出他主子的

缚凤于渊

作者:长风暖暖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西勤,西渠的小说《缚凤于渊》此文是长风暖暖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虽然没了颖荣,我做了公主回宫,却没有一个下侍对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