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缚凤于渊》缚凤学院 凤之缚txt下载 第二十一章 情深意浓 缚凤于渊冰山攻

《缚凤于渊》缚凤学院 凤之缚txt下载 第二十一章 情深意浓 缚凤于渊冰山攻

发布时间:2021-01-13 12:04:5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长风暖暖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缚凤于渊》是长风暖暖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西勤,西渠,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夫妻之事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后来央堇就直接

缚凤于渊

推荐指数:10分

《缚凤于渊》在线阅读

《缚凤于渊》 免费试读


这夫妻之事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后来央堇就直接宿我殿中。

红绫高兴的很,日日见我开兴的不得了。以前我都有点怕她,最近在她处竟也处处受待见。我心内感慨。

我托头看着满园秋色,红绫忙着给我端茶递水。她见我发呆,便问道,“陛下又在胡思乱想什么,莫不是在想殿下。”

我看她一眼,她这种打趣这两天在我这已经没有杀伤力了。开始我想着央堇时被她戳穿会羞愧万分,现在看穿了她的小伎俩,我不再上当。我的确是在想央堇。

我与他既做了夫妻,就不得不为将来打算。

可想来想去我与他并没有将来。我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恩爱白首,可他却不可能放弃这天下,我想我也应该没有那么重要。

现在在北颖是我二人,那以后呢,我可看不得他与别人恩爱。我心下骇然,我才与他恩爱多久,我便开始为还没发生的事着急了。

我赶紧喝了口水。

但事实的确如此。若是有朝一日他回到央国,借央国得到天下,必然会开始充实后宫。

我之前就知道,后宫有利于他巩固天下,他不会为了我舍近求远,与北颖先帝一般,兢兢业业一生,却也无果。

只是我心内还是惆怅,我知我性子定然见不得他与其他女子好。

北颖皇宫的花园有许多的银杏,到了秋末,银杏叶落,满园金黄。我起身去踩那银杏叶,想将烦恼之事如同银杏叶一般,通通踩碎了。

风吹起,却是吹的我满脸满身。红绫说,“陛下怎的像小孩一般。”我不管他继续踩那些叶子。

我抬头看天上飞的鸟儿,问道,“它们怎的没有去南方过冬。”我刚参军时去过南面,那里四季如春。

回答我的却是央堇,“这是冬鸟,四季都是不离开的。”

我回头看他,浅青灰色长袍与这满园黄叶甚是般配,他眼里噙着温和的笑意,他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浅笑。

我走过去,到他身边,他伸手把我拥进怀里。

我甚是喜爱与他这般亲昵,我靠在他胸前抬头问他,“殿下今日怎么有空来园子。”

他看着我道,“想与陛下一起用晚膳。”我看着他笑了起来。

心想着,日后的事还是日后再说吧。眼前与他恩爱,却也是很好。

与央堇日子久了,有些事却也萦绕不去。我一直没有孩子。

一日,我躺在他怀里,想着若真有子嗣恐怕也麻烦的很。姓央还是姓颖。

央堇见我有所思,便问我想什么。我把我所想告诉了他。他笑着,翻身压住我,说道,“那等有了再说吧。”

我与他亲近之后,央堇特别爱笑,他笑着也特别好看,我很喜欢。我挑眉说道,“殿下明日不早朝了?

央堇凑在我耳边说,“不早朝了。”

我被他在耳边说的犯痒,心下又叹气,他最近谎话是越来越顺了。

第二日五更,我睁眼,央堇已不在身边。

我起身穿好衣服。红绫过来撩起层层纱幔,说道,“陛下怎的不再睡会,殿下还吩咐奴婢让您多睡会呢。”

我问央堇何时走的。红绫说刚走不久。

我想自己系上腰带,红绫拿过来帮我系上,“陛下以后也得知道差使奴婢,不然这西殿内二十多个奴才个个好吃懒做。”

我想起红绫平时训他们的样子,感觉好吃懒做不大可能。

我笑笑。

红绫说宫里新来了一批做衣裳的,会做南临的样式,吃过早膳后要不要叫过来给我做几套衣服。

我想起南临的轻薄小衫,看看身上厚重的北颖服饰,赶忙点了点头。

我对红绫说,“你先吓他们一吓,不然我怕他们不动脑子。”

红绫笑道,“他们敢?”

我扶额,这北颖朝里朝外不好好办事我是深有体会。做事效率之差连央堇都摔过几次镇纸。

吃过早饭,我在御花园逛了逛。刚在暖帐内休息了会,便见内侍带着几人到了我跟前。一阵跪拜后,我与他们说了我心中的想法。

我没说北颖的衣服太厚重,只是说希望行动能方便些。这几个缝娘果然被红绫吓唬过了,听的十分认真。

我想想马上又要入冬,这冬衣是来不及了,就说道,“抓紧做些春夏的吧。”几个缝娘连连称是。

没过两月,内务府便送来了许多套我的新衣,果然按我的要求做了改动。有北颖层层叠叠的样式,却轻便简化许多,还缝制了民间的袖袋。我非常满意。

我又悄悄把那几个缝娘叫来。让她们给我缝了两套民间便服,和两套夜行服,她们不敢多问,几日便送了过来。

我打算什么时候趁央堇不在,出宫玩玩。他能在这宫中,不出宫门一步,我可不能。

不料此事却被央堇知道了,他让红绫把我悄悄做的衣服收了起来。央堇摆着脸,说我现在是一国之君,不需要这个。我无奈叹气。

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我多心,我总觉得央堇有意无意的限制着我的自由。

其实从我决定做这个假公主时,我就没打算马上离开皇宫。若他日他得了天下,我与他也不再恩爱,我再想着离开。

而且现在我与他恩爱,我也舍不得他。而他这个举措,却还让我心下有了丝甜意。

央堇知我爱看星辰,便在锦华殿外建了星露台,我时常在那等央堇回锦华殿。

红绫总笑笑说殿下待我真好,若是我真想要天上的星辰,殿下恐怕也会为我摘得。

而我却觉得他是故意让我每日在那等他回寝殿。而宫里我只有央堇,无论他是何意,我都每日在星露台等他。

第三年年初,我得知西勤回了央嘉。西勤本就是央嘉名门之后。我在星露台等着央堇回寝殿。

远远我便看到了央堇,我见他心情特别好,便邀他一起看星辰。

今日他回的早,便同我一起躺在软榻之上。

这俩年我把我在夫子那学的星辰辨别之法都告诉了他,并告诉了他和我的主星。他知我会看星辰。

央堇开怀大笑,说星辰辨位可以,命理之说却不可信。

我说道,“我以前也不信,夫子说我有帝王星象,又说我会常伴帝王星,当初我可不信,你看这不都应验了。”其实帝王星什么的这都是我瞎说的,夫子没教过。

央堇抬头看着我说的那两颗帝王星,挑眉说道,“要不陛下自封个国师,为北颖占星卜卦。”我咯咯乐。

我趁央堇心情好,便说道,“我听说西勤回了央嘉。”

央堇背着手枕在头下,嗯了一声,并没有瞒我,“我两个皇兄争斗多年,如今两败俱伤,现在回去正是时候。”

我伏在他身上道,“那咱们可以回去了?”

央堇说道,“还需几年,需要时机。”

我沉默不语。然后说道,“我一直想寻我的家人。

央堇说,“我知道。”

我轻松道,“我知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但还是想看看他们过的好不好。”

央堇想了想,说道,“你自己修书给西勤。”

我直起身,在央堇脸上亲了一口。半伏在他身上,觉得这样也甚好。寻我家人是十分凶险的事,一旦败露,我与他都万劫不复,可是他同意了。

我连修了几封书信给西勤,以他人名义去寻我家人。西勤回了几封,却是难寻。近年央嘉兵灾,户籍混乱,更有改名藏姓逃避徭役的,我也知很难找。我只能等,等上天让我寻得。

缚凤于渊

作者:长风暖暖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火爆新书《缚凤于渊》是长风暖暖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西勤,西渠,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夫妻之事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后来央堇就直接

小说详情